为了加快新法律的立法进程,该委员会与财政和预算委员会将在8月底召开全体会议,讨论新条例的细节。事实上,该法律草案已经获得了一些国会议员的批准。

中国科学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7月5日宣布,国家大科学装置——世界上第一个全超导托卡马克(EAST)东方超环实现了稳定的101.2秒稳态长脉冲高约束等离子体运行,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这标志着EAST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实现稳态高约束模式运行持续时间达到百秒量级的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装置。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迎来高速发展,基础建设步伐不断加快,刺激了工业电气产品需求的大幅上涨,工业电气分销行业因此获益,随之快速增长。随着工业电气产品使用领域和范围持续拓展,其需求有望维持稳定增长态势,工业电气分销还有很大增长空间。

“我不是在装‘6.30’的现场,就是在抢‘6.30’的路上。”一句光伏人的吐槽折射了光伏人的忙碌与辛苦,也从侧面反映了光伏“6.30”之火爆。

6月17日0:00至23日24:00,青海在全国首次实现连续7天168小时全部以太阳能发电、风电、水电等清洁能源供电,电网保持了安全稳定运行。

风电和光电是未来能源清洁的重要发展方向,其中光伏市场更具备很大的发展潜力。最近,一家来自以色列的领先科技企业Utilight宣布,他们发展的革命性3D打印技术可以应用于光伏元件的生产,提高光伏电池的生产效率,同时降低光伏制造成本。在未来,中国乃至全球的光伏市场蕴藏着怎样的发展趋势?技术革新在其中的重要性又占几成?Utilight用数据给出了答案。

据悉,今年3月,国家能源局印发了《指导意见》,首次明确了储能在我国能源产业中的战略定位,提出未来10年储能领域的发展目标并强调了储能的五大任务。可以说,从最初的蹒跚起步到后期资本的相继布局,中国储能产业的发展距离真正爆发仍缺乏“临门一脚”,而《指导意见》能否促使行业形成突破,值得期待。

光储充顾名思义“光伏+储能+充电”,基于技术进步的新能源产业背景,现如今光储充市场逐渐成为中国储能领域新的行业焦点。在“十三五”规划中,储能技术被编入《国家应对气候变化规划》中,在重点发展的低碳技术方面,太阳能、风能发电及大规模可再生能源储能和并网技术也被列入其中。可见,储能政策的实施大大推动了光储充市场的快速发展。

“十三五”国家将大力推进分布式光伏项目,继续开展分布式光伏发电应用示范区建设,到2020年建成100个分布式光伏应用示范区,园区内80%的新建建筑屋顶、50%的已有建筑屋顶安装光伏发电。分布式光伏项目除了有国家补贴,各地方政府还有补贴,随着光伏发电成本逐步下降,分布式光伏项目的投资回报率还是比较高的。

从找钢网开始,B2B电商从信息撮合到交易平台的转型,已经在钢铁、塑料、煤炭、化工、有色等传统行业形成燎原之势。

5月23日,由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主办的“储能国际峰会暨展览会2017”拉开帷幕,《储能产业研究白皮书2017》也在开幕式上正式发布。

千呼万唤之后,今年的地面光伏电站招标计划终于揭开了神秘面纱。

自2014年我国光伏电站建设启动规模管理制度至今经历了光伏电站的大规模爆发,从西北五省的大规模装机到限电、从单一的地面电站到光伏+创新、从西部到中东部的区域转移,这三年,尽管出现了大量的“未批先建”,但总的来说,基本都是以国家能源局每年度下发的光伏发电建设实施方案作为规模建设的依据执行。

对于饱受弃光弃风之苦的光伏、风电等新能源发电而言,对非水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占比总用电量的配额制,正成为其未来电力消纳的最大寄托。

德国工研院(Fraunhofer-Gesellschaft)移动能源存储系统项目经理沃尔特(Mareike Wolter)与一个团队携手合作,正在研究一种新电池,它可以让电动汽车充电一次续航620英里(1000公里)。

钱从哪来?无论是对于贫困户还是各级政府主管部门,这都是光伏扶贫项目相关方最为关注的问题。早在2013年,金寨就第一个吃起了螃蟹。“最初,我们建了一个15万千瓦的地面电站,运行以后,县里觉得电站一次建成,发电收入可以持续20多年,这完全可以用于扶贫。”金寨县发改委主任李成松告诉记者,金寨县依托地面电站的建设基础同企业进行合作,“当时主管领导的想法很简单,企业出一点钱,政府筹一点钱,老百姓自己再拿一点钱,每户建一个3-5千瓦的小电站,每年收益也有三四千元。”

4月底,国网分布式光伏云网实现全网全覆盖、全业务、全流程贯通,服务范围涵盖国家电网公司经营区域内的2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这意味着这些区域内的分布式光伏项目都能线上一站式受理,有力促进了分布式光伏产业发展。

能源是人类社会生存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也是社会进步的引擎,攸关国计民生和国家战略竞争力。“十二五”期间,我国能源快速发展,供给能力不断增强,发展质量逐步提高,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和新模式开始涌现,有力支撑了我国经济“大厦”的建设,推动了中华“巨轮”的前进。

受益于材料技术的成熟推广、能源结构的转型升级,以及政策层面的推动,储能行业近年来已驶入发展快车道。业界资深人士陈博对此指出,“2016年是储能商用化的元年,预计2017年、2018年是中国市场储能的爆发期。”

2014年之前,我国光伏项目审批实行核准制,各省能源局核准的项目即可获得补贴,即光伏电站建设指标的审批权在省里。当年,青海省政府批的最大一个项目规模达200MW。

位于辽宁省大连市的红沿河核电站5号机组日前完成穹顶吊装,标志着这一东北最大能源项目二期开始进入设备安装。红沿河核电站是国家“十一五”期间首个批准建设的核电项目,也是东北地区第一个核电站。

在中国的企业界,有些企业家喜爱走上前台,却可能在日渐喧嚣中步步势微;而有的企业家始终低调,但四季流变,你却愈发感觉到这种掌舵者无可忽视的力量。

制造业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深入实施《中国制造2025》,加快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应用。

日前, 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印发《2017年能源领域行业标准化工作要点》(以下简称“工作要点”)。能源行业是仪器仪表重要的应用行业,此次《工作要点》的出台,也为仪器仪表行业指出了未来的发展方向。

日前,国网计量中心新增扩项多表合一采集器、电动汽车交流充电桩、高压电能表等检测项目14项和石英晶体频率标准、直流电能表等校准项目6项,中心可开展的检测、校准项目累计达123项。

随着分布式光伏微电网政策、电力需求侧管理补偿电价政策、电力辅助服务市场政策、调峰电价及补偿政策的落地,我国储能市场商业模式逐渐成形。

中国既是能源生产大国,又是能源消费大国,还是新能源科技研发大国,是国际能源领域的重量级“玩家”,世界各国高度关注中国的全球能源战略。中国自2006年才成为原油净进口国,全球能源战略起步较晚。当前,全球能源形势发生重大改变,无论是能源生产还是能源消费都酝酿着革命性的调整。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国际合作,中国全球能源战略基本成熟,其战略目标也从单纯增强能源实力,向着将能源实力转化为能源权力的方向转变。

电力作为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性产业和公用事业之一,满足了国民经济快速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需求。同时,经济的快速发展给电力行业提出了新的要求,电网“智能化”势在必行。

我国内蒙古自治区,地形以高原为主,大部分地区海拔在1000米以上,属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这样的生态环境不利于病原菌和害虫的生长,再加上又有着充足的光照,是一个适合种植蔬菜的地方。因此,设施农业建设一直是当地农民增收致富的重要产业。但最近有群众向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栏目组反映,在自治区首府的呼和浩特市,原本惠农利民的蔬菜温室大棚项目却遇到了麻烦,数千亩大棚荒废闲置在田间好几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据国家能源局统计,分布式光伏发电装机容量发展迅速,2016年新增装机容量4.24GW,比2015年新增装机容量增长200%。分布式光伏爆发式的增长,呈现出“全国抢屋顶”的景象。2017年,光伏企业“抢屋顶”的热潮能否持续?光伏投资的热度能否延续?

出口一个核电站,相当于出口100万辆小汽车。如果评选当前最能代表中国高端制造业走向世界的“名片”,一张属于高铁,另一张无疑属于“华龙一号”。

自电改9号文发布以来,全国各地综合改革、售电侧改革、输配电价改革等各种试点已呈现遍地开花局面。值得关注的是,各类试点基本都以省为实施主体,各试点地区内市场化交易规模也呈现迅速扩大趋势。然而,与此相对应,在电改配套文件中反复强调的区域(跨省区)电力市场的市场化交易业务发展却犹抱琵琶半遮面,显得尤为低调。

国内部分电力储能示范项目情况数据来源:公开数据整理一、新能源储能市场空间到2030年有望超过万亿1、风光储市场规模过万亿根据第三方机构发布的《中国能源展望2030》。2020年,新能源及可再生能源装机规模将达到约8.6亿千瓦。

今天,大数据概念的讨论越来越少,大数据应用却如雨后春笋般涌出,这预示着大数据产业已经告别了概念炒作,进入了实实在在的落地阶段。在这一背景下,包括电力、金融、教育、医疗甚至农业等诸多行业正在大力拥抱大数据,如何拥有大数据思维,如何善用大数据分析,如何以大数据激发传统产业活力等问题成为关注重点。虽然大数据产业的发展刚刚起步,但是人们对于未来大数据应用的美好前景充满了期待。

支持环保产业发展的政策体系正在不断完善。多位代表委员认为,未来继续推动绿色环保产业健康快速发展,政府的相关支持不可或缺,可通过发展绿色金融、孵化绿色环保企业、为传统制造业注入“绿色基因”等多种手段综合施策。

根据相关市场研究报告,到2025年,全球配电自动化系统市场规模将从2015年的134.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30.3亿元)增至23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38亿元)。

从2015年3月份到目前,新电改方案出台整整两年,从局部试点到全面推进,新电改的改革进程超出市场预期。

政府工作报告字字珠玑,涉及国民经济诸多领域,报告的定调代表政府工作重心和方向。从能源板块来看,政府工作报告5次提到能源、3次提到电力,重点工作涉及三个方面:电改、新能源并网消纳、煤电去产能。

电力改革实施已将近两周年。据悉,市场化交易仍面临区域壁垒和地方保护,区域电力市场的形成仍然有难度。为此,打破省间壁垒、扩大市场化交易规模将是下一步电改的工作重点,省间交易的中长期合作机制、水电优先发电权合约机制、省间风火、光火、水火的发电权交易等正在酝酿。

近日,历时四年多建设,我国首个光热发电的“小蛮腰”在江苏宿迁市建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