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工业制造要像乐高积木一样,能够快速重新组合,以满足外部快速变化的市场,工业4.0就是做这个插槽的过程,而工业区块链要成为这个插槽最好的润滑剂。

我国分布式电源近年来增长迅猛,其中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最为突出。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分布式光伏发电装机容量2966万千瓦、分散式风电361万千瓦、分布式天然气发电120万千瓦。不断攀升的数据背后,分布式电源接入电网、热网和气网的“入网”之路却走得略显艰难。

5月15日,由世界资源研究所、国网能源研究院有限公司和清华能源互联网研究院主办的《中国分布式能源发展研讨会》在北京召开,针对我国分布式能源的发展潜力及未来走向等关键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勃华指出,2017年,分布式光伏市场实现史无前例新增装机19GW,我国分布式光伏的发展将面临着新的政策环境和挑战。

日前,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有关人士透露,分布式光伏补贴今年有较大可能下调。

近日,36kr发布了《未来,为你而来——“物联网”行业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从行业、产业、使用场景及未来展望的角度阐释了物联网的发展。报告称,共享单车对设备管理和用户数据采集的诉求和刚需属性,使其成为物联网最好的应用场景之一。

我国光伏市场结构正逐渐由地面电站转向分布式光伏发电,家庭光伏出现井喷式发展。

2017年上半年,光伏装机再创新高,其中分布式光伏尤为抢眼,在新增的2400万千瓦光伏装机中占比接近30%。

“十三五”国家将大力推进分布式光伏项目,继续开展分布式光伏发电应用示范区建设,到2020年建成100个分布式光伏应用示范区,园区内80%的新建建筑屋顶、50%的已有建筑屋顶安装光伏发电。当下,分布式光伏因系统成本的快速下降和较好的电价补贴政策等,致使其具有客观的预期投资收益率。

尽管中国光伏无论是在制造业还是在电站装机方面都已是全球市场老大,但综合来看,中国光伏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显然仍存在不小的疑问。

为了加快新法律的立法进程,该委员会与财政和预算委员会将在8月底召开全体会议,讨论新条例的细节。事实上,该法律草案已经获得了一些国会议员的批准。

白雪公主城堡里的暖炉、米奇小屋夏季吹出的凉风、过山车需要的压缩空气……上海迪士尼乐园使用的这些“能量”来自于天然气分布式冷热电联供技术,是全球首座应用这项技术的迪士尼乐园。

“我不是在装‘6.30’的现场,就是在抢‘6.30’的路上。”一句光伏人的吐槽折射了光伏人的忙碌与辛苦,也从侧面反映了光伏“6.30”之火爆。

据悉,今年3月,国家能源局印发了《指导意见》,首次明确了储能在我国能源产业中的战略定位,提出未来10年储能领域的发展目标并强调了储能的五大任务。可以说,从最初的蹒跚起步到后期资本的相继布局,中国储能产业的发展距离真正爆发仍缺乏“临门一脚”,而《指导意见》能否促使行业形成突破,值得期待。

“十三五”国家将大力推进分布式光伏项目,继续开展分布式光伏发电应用示范区建设,到2020年建成100个分布式光伏应用示范区,园区内80%的新建建筑屋顶、50%的已有建筑屋顶安装光伏发电。分布式光伏项目除了有国家补贴,各地方政府还有补贴,随着光伏发电成本逐步下降,分布式光伏项目的投资回报率还是比较高的。

从找钢网开始,B2B电商从信息撮合到交易平台的转型,已经在钢铁、塑料、煤炭、化工、有色等传统行业形成燎原之势。

自2014年我国光伏电站建设启动规模管理制度至今经历了光伏电站的大规模爆发,从西北五省的大规模装机到限电、从单一的地面电站到光伏+创新、从西部到中东部的区域转移,这三年,尽管出现了大量的“未批先建”,但总的来说,基本都是以国家能源局每年度下发的光伏发电建设实施方案作为规模建设的依据执行。

受益于材料技术的成熟推广、能源结构的转型升级,以及政策层面的推动,储能行业近年来已驶入发展快车道。业界资深人士陈博对此指出,“2016年是储能商用化的元年,预计2017年、2018年是中国市场储能的爆发期。”

2014年之前,我国光伏项目审批实行核准制,各省能源局核准的项目即可获得补贴,即光伏电站建设指标的审批权在省里。当年,青海省政府批的最大一个项目规模达200MW。

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25日发布《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2016-2030)》(下称《战略》),对能源革命战略目标、能源体制、能源技术、重大战略行动方面的内容作出规划。

在中国的企业界,有些企业家喜爱走上前台,却可能在日渐喧嚣中步步势微;而有的企业家始终低调,但四季流变,你却愈发感觉到这种掌舵者无可忽视的力量。

随着分布式光伏微电网政策、电力需求侧管理补偿电价政策、电力辅助服务市场政策、调峰电价及补偿政策的落地,我国储能市场商业模式逐渐成形。

据国家能源局统计,分布式光伏发电装机容量发展迅速,2016年新增装机容量4.24GW,比2015年新增装机容量增长200%。分布式光伏爆发式的增长,呈现出“全国抢屋顶”的景象。2017年,光伏企业“抢屋顶”的热潮能否持续?光伏投资的热度能否延续?

欧盟委员会近日发表声明称,三家欧洲汽车电池回收行业领军企业违反了垄断法,因一致压低买入价格和抬高卖出价格获利,而“吃”了6.8千万欧元的罚单。

国家能源局近日发布的《太阳能发展“十三五”规划》显示,到2020年底,太阳能发电装机达到1.1亿千瓦以上。其中,光伏发电装机达到1.05亿千瓦以上,光热发电目标为500万千瓦。业内人士称,“十三五”期间将是太阳能产业发展的关键时期,主要在于推动产业升级、降低成本、扩大应用,实现不依赖补贴的市场化持续发展。随着政策向分布式光伏倾斜,分布式应用将快速放量,“光伏+”综合利用工程将成为重要途径。

近日,国家能源局相继发布《风电发展"十三五"规划》和《太阳能发展"十三五"规划》。研究机构分析指出,我国能源结构调整是大势所趋,为新能源打开了成长空间。风电和光伏目前正处于由替代电源向主力电源过渡的时期,未来将会成为我国能源结构中的主力电源,这一过程蕴藏着大量投资机会。

时至今日,单纯谈能源互联网(“互联网+”智慧能源)的概念、价值、理想、宏大叙事等“务虚”的话题已经是远远不够的,如何迈出第一步反倒是更为重要的。任何一次革命都不可能是彻底的,也不可能是脱离现实的,目前方兴未艾的能源革命也概莫能外,能源互联网不能仅仅追求“造新词”的快感,或者以新概念博一时的估值和股价,而应该沉下心来,脚踏实地真正做出一些实际的“样本”来,可看、能懂、耐得品味。如果说新能源是生产力的创新,那么能源互联网就是生产方式的创新,后者的“新”更容易流于形式、更容易被大家所挑剔,触动的利益“蛋糕”也会

上个星期在Gartner数据中心年度会议上,硅谷风投大佬AndreessenHorowitz 合伙人Peter Levine语出惊人,他指出云计算时代在还没有正式启动的时候,就将很快“终结”。“我将为你们展示什么才是未来。”他以此开场,随后论述了他关于云计算昨天、今天和明天的“疯狂”观点:中央计算将很快被分布式计算取代,他非常乐于投资云计算的“终结者们”。

2011年,思科首创了“雾计算”的概念。根据Cisco对于“雾计算”的定义,“雾计算”是一种分布式计算基础设施,可将计算能力和数据分析应用扩展至网络“边缘”,它使客户能够在本地分析和管理数据,从而通过联接获得即时的见解。

江西国电丰城火电厂建项目冷却塔施工平桥吊倒塌,造成重大人员伤亡事故,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均对事故作出重要指示,要求组织各地区各部门狠抓安全生产责任落实。

有效推进能源革命是面对能源供需格局新变化、国际能源发展新趋势、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重要基础和根本方向。能源互联网作为具有开放、互联、共享、对等特征的新型能源利用体系,将颠覆传统能源供需模式,形成能源产业新常态,对推动能源革命进程具有重要意义。

中投顾问曾指出,能源互联网是“上层建筑”,需要与分布式光伏发电这样的“新兴经济基础”结合,才能落地开花结果。

工业4.0展示了全球制造业转型升级发展方向,而“中国制造2025”作为行动纲要对我国制造业发展做了全面战略部署,上海产业技术研究院对此给予持续关注和技术研发支持,并于8月1日成功举办“第二届中德工业4.0发展论坛暨第二届中德高科技投资对接会”。接下来整理分享与会中德两国工业4.0专家的精彩演讲内容。

储能已成为新涌现的关键投资领域,来自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全球储能行业将增长14倍。作为电力企业,应该思考,是否应在2025年前投资于储能系统。答案是肯定的。

根据美国Navigant Research近期报道显示,2015至2024年,预计分布式能源资源(DER)容量总投资将达1万9千亿美元。

如今,牵手“智能”一词的行业和产品不绝如缕,这似乎彰显了社会发展趋势:未来的传统行业以及产品将褪去旧的行头,换上智能化的新装,迎接下一个风口的到来。

日前,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下达2016年光伏发电建设实施方案的通知》,提出2016年全年光伏装机目标为18.1GW。同时明文规定“利用固定建筑物屋顶、墙面及附属场所建设的光伏发电项目以及全部自发自用的地面光伏电站项目不限制建设规模”。文件一经公布,业内有识之士不禁奔走相告,分布式光伏的春天就要来了。

光伏产业是依靠创新、技术驱动实现应用价值的新兴产业。日前,民建中央委员、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理事长、天合光能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高纪凡在参加2016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时接受了记者专访。“中国经济的发展,离不开持续不断的创新。中国企业应对成本挑战,靠的不能是偷工减料,而是融入到生产、经营、管理各环节的创新,只有依靠创新,不断提升产品附加值和竞争力,才能在市场竞争中保持优势。”高纪凡说。

随着新能源、分布式能源、微网等的快速发展,储能电池应用不断扩大,极大地影响着这些能源系统的稳定性、安全性。如此,如何有效地实现对电池更好的监测与管理,提高其产品性能,降低其生命周期内的维护成本,成为储能行业发展必须思考的重要问题。“就电池管理技术而言,国外的水平并没有突出的比国内好。”杭州高特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简称“高特新能源”)总经理徐剑虹指出,但都面临着进一步创新技术、实现电池梯次利用等共同问题。

“储能产业的规模现在并不大,可拓展的空间还不小”,阳光电源一位管理层表示,储能分为很多种:整合小区、楼宇、家庭应用场景下的储电、储热、储冷、储氢等多类型大分布式储能设备是一种;社会上其他分散、冗余、性能受限的储能电池、UPS、电动汽车充电桩等储能设施,也属于储能的范畴。

 «   1   2   3   4   5   6   »   共204条/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