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互联网具有与消费互联网不同的特点。首先是个性化,消费互联网尽管面向十多亿的网民,但是是共性的,而工业互联网的不同企业都是个性的。消费互联网是全球的,易于标准化,而企业网不见得需要全球联网,所以企业内网连接的设备多种多样,标准化难度很大。其次是门槛高,消费互联网终端比较简单,很容易普及、升级,而工业互联网涉及的生产设备多种多样。工业互联网的业务链条很长,模型复杂,需求多样,不仅仅需要提供工业互联网产品,还需要提供解决方案。另外,工业互联网在性能上有更高的要求,快速响应、可靠性、安全性更高。还有工业互联网

“作为企业主,如果清晰知道危险源在哪里,爆炸事件将很难发生。”4月18日,中国电子学会软件定义推进委员会启动会暨学术论坛上,上海交通大学首席研究员、宁波工业互联网研究院院长褚健表示,工业互联网能够提供“汽车油表灯”一样的警示,暴露工厂的危险源,阻止爆炸的发生。

我国以工业互联网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有着重大机遇。当前,全球工业互联网处于格局未定和面临重大突破的战略窗口期,我国工业互联网呈现协同联动的良好开局,应用场景丰富、市场空间广阔且推进动力强劲。

“智能+”的重点领域是制造业。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技术创新的主战场,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制造业需要“智能+”,深度融合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改进技术装备,提高生产效率,优化制造模式,重构研产销全流程。

早在1999年,中国就提出过类似物联网的概念,当时叫“传感网”,并成为中科院重点研究的五大重大项目之一。ITU(国际电信联盟)在2005年的信息社会世界峰会上首次引用了“物联网”的概念,提出了物联网早期的一些相关技术和面临的挑战。到了2009年,国家领导人关于“感知中国”的讲话把我国物联网领域的研究和应用开发推向了高潮。如今,物联网逐渐融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和工业制造中,小到能通过感应室内温度和湿度而自动进行调整的智能空调,大到智能工厂中将机器、人和数据高度融合的工业互联网,都在体现着万物互联的思想。

互联网的演进也跟着整个产业发展,从互联网、物联网、工业互联网、窄带物联网,互联网+实际上是产业互联网、消费互联网和金融互联网组合,三方面有不同的特点,既有关联性,也有很大的不同性。工业互联网的提高,首先是个性化,消费互联网尽管面向十多亿的网民,但是是共性的,而工业互联网的不同企业都是个性的。消费互联网是全球的,易于标准化,而企业网不见得需要全球联网,所以企业内网连接的设备多种多样,标准化难度很大。

在IT科技领域,刘震博士可以说是一位资历丰富的老兵。加入树根互联之前,刘震博士曾就职罗技、微软、IBM、诺基亚等国际企业,并曾担任罗技全球首席技术官、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诺基亚发展中国家研究院院长等要职,在互联网、云计算和人工智能领域积累了超过20年的工作经验。

“当前互联网由消费领域、虚拟经济向生产经济、实体经济深度拓展,制造业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加快转型,数据驱动、软件定义、平台支撑、服务增值智能主导的产业发展特征日趋明显。”李颖表示,工业互联网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的产物应时而生,已成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的重要力量。

工业互联网这一概念,是在2012年由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提出的,根据GE的定义所谓工业互联网便是实现人、机、物全面互联化的新型网络基础设施,形成智能化发展的新兴业态和应用模式。它包含智能机器、工作中的人以及先进分析,通过设备、人和数据互联,三个过程实时,并行开展,数据分析同步反映设备状态,实时控制设备动作、精准优化运行效率。

标识解析体系顶级节点是国家工业互联网核心资源和重要基础设施,是支撑工业万物互联互通的神经枢纽,也为企业每个产品、零部件、机器设备等赋予唯一的“身份证”。按照工信部统一规划和部署,我国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国家顶级节点落户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重庆五大城市。

从应用场景维度分析,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需求是推动目前工业企业实施工业互联网的最大动力,83%的工业企业基于平台开展工业设备和产品状态在线监测、故障在线诊断、预测性维护、远程运维等应用服务。68%的工业企业基于平台处理分析生产制造、企业运营管理等各类数据,开展生产过程优化、能耗优化、质量优化、安全管理、作业指导、采销决策优化等业务运营优化服务。19%的工业企业基于平台开展业务转型和模式创新,企业对应用人工智能、虚拟现实、数字孪生、区块链等新技术仍持保守谨慎态度,企业更寄希望平台新模式应用带来更多的新收入增

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正处在产业格局未定的关键时期、规模化扩张的窗口期和抢占主导权的机遇期。10月10日,在2018世界智能制造大会——智领全球嘉年华·常州论坛上

随着我国各项智能制造产业政策的逐步落地和实施,工业互联网除了能带动制造业的整体转型升级外,在政策助力下也将会是未来最具增长潜力的产业领域,同时也将成为企业发展的最佳良机。据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测算,2017年我国工业互联网直接产业规模约为5700亿元,在2017年到2019年期间,预计产业规模将以18%的年均增速增长,至2020年时将达到万亿元规模。为此,小编梳理了国务院以及各部委公布的有关工业互联网的产业政策,从自上而下的角度看产业的蓬勃发展。

为深入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工信部先后发布了《工业互联网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0年)》《工业互联网专项工作组2018年工作计划》《工业互联网APP培育工程方案(2018—2020年)》,可以说,支持工业互联网发展的政策体系基本形成。广东、上海、江苏、浙江、河南、重庆、福建等省市纷纷制定配套实施方案,加大工业互联网平台培育和企业上云支持力度。为加快国家与地方联动,工信部和广东、浙江、江苏等地签订了推进工业互联网发展的部省合作协议。

在互联网向工业控制系统领域逐渐***之后,诞生了工业互联网、工业4.0以及工业物联网等市场营销概念和体系。这些概念喧嚣尘上,一时满城风雨。

近日,工信部信管局发布了《2018 年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工程拟支持项目名单》。工业互联网平台方面,共有20 个项目入选,其中通用平台企业8 家,流程/离散行业平台8 家,特定区域平台4家。入选该名单的项目将获得工信部、财政部的2018 年工业转型升级资金支持,预计每个项目支持力度在千万量级。

记者在调研中发现,由于缺资金、缺标准、缺安全和缺人才等行业痛点的存在,工业互联网在我国制造业中的渗透率仍较低,部分中小型制造业企业转型意愿不强,行业布局仍面临诸多“梗阻”。专家指出,应以问题为导向精准施策,通过树立行业标杆形成示范效应、搭建工业互联网产业生态资源池增加技术供给、制定数据格式和接口国家标准、强化信息系统和数据安全“兜底”等措施破解发展难题,推动工业互联网布局。

首届中国自主品牌博览会近日在上海开幕,中国航天科工携旗下商业航天、工业互联网与云制造、智慧产业与智能技术等诸多品牌亮相展示

在江苏太仓,卓能电子、慧鱼等一批德企为国产高铁、轨道交通提供重要零部件,舍弗勒公司成为首钢、三一重工等一大批国内企业的战略合作伙伴,通快公司是中国激光系统制造商的主要供应商之一。太仓市委书记沈觅告诉记者,目前太仓全市德资企业已达300家,年工业产值超500亿元,而且半数以上的德企开展本土化研发创新,越来越多的本土企业在与德企的互动融合中实现高质量发展。

最近,工业领域刷屏的最大新闻莫过于GE新任CEO对工业互联网业务的剥离、裁员,一阵来自美国的冷空气让全球工业领域紧张了起来。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十九大对我国的制造业提出了一个“激进”的小目标,将中国制造2025的战略目标提早了十年:即通过20年(原计划30年)的努力,在2035年实现制造强国的战略目标。

工业互联网平台引起无数供应商的关注是因为工业互联网平台自身就是一个多元化的整合以及不同元素之间相互探索的平台。这也是底层的智能设备与资产所给我们描绘的场景。智能设备通过海量的传感器使得设备可认知,通过不同的通讯协议让机器与机器交流M2M,基础设施与配置成为数据的承载,应用工作的协同让数据与管理流程融合。

正如互联网可以便捷人们的生活一样,互联网也可以为工业企业提供供需对接、信息共享以及产业链配套服务。以更公开透明的方式为企业寻求到适合的供应商,提供包括创意、设计、制造、投资等全产业链的服务。

据介绍,工信部将积极推动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推动企业加速向互联网化转型,实施工业互联网重大专项工程,在建设国家级工业互联网平台和一批行业互联网平台的同时,鼓励企业开展数字化改造,制定支持企业上云的政策措施和操作指南,加快信息系统向云平台迁移的步伐。

健康意识觉醒的当下,环保产业被视为继“知识产业”之后的“第五产业”。习总书记更是多次在重要场合表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处在物欲纵横的新经济时代,经济效益愈来愈成为企业奋进迎战的目标之重,显然这不是长远发展之道。

“当前全球制造业正处于重大变革阶段,以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融合,已从局部扩散向制造业的研发、生产、销售、服务等领域全面渗透,并由生产变革进入到模式更新的新阶段。”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宋欣说。

工业互联网是指全球工业系统与高级计算、分析、感应技术以及互联网连接融合的结果。它通过智能机器间的连接并最终将人机连接,结合软件和大数据分析,重构全球工业、激发生产力,让世界更美好、更快速、更安全、更清洁且更经济。

“互联网+制造”融合发展是产业发展的大势所趋,关乎制造企业未来命运的工业互联网之战已经开启。工业互联网的战争,并非几家工业云平台厂商之争,而是每一家制造企业面对行业巨头,如何把握自身未来数字化命运的战斗,是制造行业面对互联网企业以压倒性的信息技术渗透的自我救赎。无论是新技术的积极接受者,还是因缺乏内外部动力而观望或审慎为之的企业,隔在他们与工业互联网未来之间的最基本的共性问题,都是对于数据整合和应用的能力。

在2011年我国提出的物联网的十大行业中,明确了工业物联网的发展方向是“工业与自动化控制”。目前行业内有很多人都混淆了这个基本概念。大家经常在提到物联网在工业制造领域的应用时候,把工业4.0或者工业互联网都分别等同于工业物联网,这其实有很大的内在差别。

工业物联网联盟发展现况自GE提出工业互联网(Industry of Internet)与“1%的威力”,以及德国工业4.0引入虚实整合系统(Cyber Physical System,CPS)概念后,结合网络和物物相联的工业物联网(IIoT)成为热门议题。相较于工业4.0是整体制造架构的革新,IIoT更着重提升跨工业领域的兼容性与安全性。但工业制造领域涵盖层面广泛,各类设备、技术协议与信息系统非常繁杂,加上技术汰换率较低,许多旧技术仍在在线运作,降低各设备间的沟通兼容性。因此,当物物相联的需求来临时,高难

周朝之后,是为春秋。春秋算是一个彬彬有礼的时代,虽有战乱,却是礼仪当先,绅士之战;春秋之后,是为血腥争夺的战国。一切以生存为第一目标,白起坑杀赵国四十万降卒,就是这个时代的最好注脚。战国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厮杀,就是为了造就最后一个统一帝国。

因为物联网的核心是工业互联网;而且,比较起来,工业互联网比消费互联网更深远地影响着我们的生产、生活及生存的价值。

新制造是什么?2017新制造这个关键词在中国大地上火爆非常,源起于在去年10月份的阿里云栖大会上马云老师提出的五个新,其中包括了新制造。其实早在2015年国家就曾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战略规划,把振兴中国制造提到了国家战略层面的高度,其实国外其他国家也有相同的概念,譬如德国有工业4.0,美国有工业互联网,日本有精益制造,在新世纪每个国家都将振兴制造业摆在了国家的战略高度,这对中国制造业是一件利好的事情,那么新制造和旧制造有什么区别呢?新制造又是什么呢?

因为物联网的核心是工业互联网;因为,比较起来,工业互联网比消费互联网更深远地影响着我们的生产、生活及生存的价值。

面对互联网的汹涌波浪,全球制造业正在面临变革、重塑甚至颠覆的关键时期,德、美、中、俄、日等国也相继推出了本国的发展政策。而Alpha Go的惊世对局之后,互联网技术群和场景的推动之下,人工智能再次吸引资本涌入。与此同时,大洋彼岸又成立了一个联盟。

信息化发展的过程中有几个关键步骤,我们不能错过,否则和发达国家信息化水平的差距可能再一次被拉大。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脊梁,如果没有制造业的发展,即使其他行业有巨大的发展,对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来讲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工业互联网参考架构IIRA全新版本V1.8,1.31日正式发布。在第一版推出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升级继续。工业互联网继续雷厉风行地引导行业边界的拓展。

从国际角度来看,制造业地位日益凸显,以智能制造为代表的科技变革,正在将全球制造业推倒重建,形成新的“工业互联网”世界,并且成为国际竞争战略高地。

上周,在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成立一周年之际,“2017工业互联网峰会”在京举行。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表示,中国与美国和德国相比,大家基本上站在相近的起跑线上,只是中国的工业基础比他们薄弱一点,但中国更容易将工业和互联网结合起来,因此中国现在完全有机会走得更快。

“‘中国制造2025’和‘互联网+’是不可分割的,要使中国制造向智能化的方向发展,必须依靠互联网,依靠云计算,依靠大数据,这样才能使中国200多项产量占世界第一的工业产品能够跃上新的水平。”李克强总理在会见2016夏季达沃斯论坛企业家时说。当前,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风起云涌,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

对于“世界工厂”这个称谓,很多中国人读起来多少有些五味杂陈,其中有过去三十年的辉煌和成就,也有当下中国制造业所面临的焦虑与危机。

 «   1   2   3   4   5   6   »   共202条/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