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性化、高端化、参与感、快速响应是工业4.0背景下物流的重要特点。未来物流的发展方向是“智能的、联通的、高柔性的、透明的、快速的和有效的”,物流活动需要满足全流程的数字化和网络化。

随着“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加速推进,我国机器人产业市场不断扩张。机器人相关企业数量激增、市场投资热情持续高涨,有人认为,机器人产业将迎来“中国时代”,真的是这样吗?

近年来,“工业4.0”成为了制造业内最热的名词之一。智能物流作为工业4.0概念的课题之一,自然也受到业内的广泛关注。随着网购的盛行,快递业务量剧增,传统的物流已经应付不了网购大军的海量商品,加之传统快递成本居高不下,智能物流逐渐成为快递物流行业发展的主流趋势。

《中国制造2025》颁布两周年以来,中国制造一直是世界关注的焦点。从历史得角度观察中国制造业的发展,可以用这五个词——自造、制造、质造、智造、创造,来描述这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只要系统发出指令,原材料就会从供应商“自动”配送上架,机器之间相互“传达”生产信息;同一条生产线,可以随时切换生产80多个不同型号产品;仅18秒钟,一台空调外机成功下线……

自德国提出工业4.0之后,中国也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规划,随着中国自动化步伐的加快,未来中国将成为超级机器人大国,工业机器人需求量大大增长。然而在工业机器人高增长刺激下,其控制系统和自动化主要产品伺服电机发展之路必将发生改变,伺服电机作为工业机器人的动力系统以及机器人运动的“心脏”,未来出路在哪里?

何为工业4.0,何为智能化?德国学术界和产业界认为,“工业4.0”概念即是以智能制造为主导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或革命性的生产方法。该战略旨在通过充分利用信息通讯技术和网络虚拟系统——信息物理系统相结合的手段,将制造业向智能化转型。

这几天,2017年汉诺威工业展(4月24日到4月28日)正在德国如火如荼的进行,汉诺威工业展创办于1947年,迄今已有70年的历史,是全球顶级、世界排名第一的专业性、涉及工业领域最大的国际性贸易展览会,每年一届。也就是在2011年汉诺威工业展上,德国提出工业4.0概念,并在2013年的汉诺威工业展上正式公布并上升到国家战略, 开启了新一轮工业竞争的序幕。

工业4.0蔚为风潮,但不可否认地,大多数人仍停留在工业4.0就是物联网(IoT)的认知程度,但其实物联网只是手段而非目的。虽然物联网有助于制造商提高生产力和缩短从设计到上市的时间,但目前只有口袋深的大型制造商享受得到,中小企业有不少内部问题急待解决,加上缺乏资源和能力,只能在旁干瞪眼。

何为工业4.0,何为智能化?德国学术界和产业界认为,“工业4.0”概念即是以智能制造为主导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或革命性的生产方法。该战略旨在通过充分利用信息通讯技术和网络虚拟系统——信息物理系统相结合的手段,将制造业向智能化转型。

制造商所追求的目标很简单,无非是降低成本、提升质量、提高可用率和提升产出量,因此必须淘汰、更新老旧生产设备和传统技术。

说起数字化时代,就不得不提能够自动分拣货物的仓库机器人。在不少制造、物流等企业里,它无处不在,既可以精确识别货物的位置,直接从货架上分拣商品,还能够自动导航,规划货物运输行进路线,自动避让货架与障碍物。诸如此类“聪明”的产品,不再只是科幻片里吸引眼球的道具,科技服务人类生活早已不再新鲜。现在,越来越多具有个性化设计的智能制造产品,正在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成为家庭中的一份子。

热衷“颠覆”的工业4.0时代,互联网科技成为了世界车企版图上那条奔涌不息的河流,让传统车型和互联网车型“划江而治”的同时,也为原本风平浪静的汽车工业带来了起伏的波澜。强技术底蕴的老牌工业,与为科技创新呐喊呼告的新生代,彼此都将对方视作超越的目标,渴望成为重新定义汽车的唯一宣告者。

德国推出“工业4.0”战略,其目的就是充分发挥德国的制造业基础及传统优势,大力推动物联网和服务互联网技术在制造业领域的应用,形成信息物理网络(CPS),以便在向未来制造业迈进的过程中先发制人,与美国争夺新一轮工业革命的话语权。

在这个年代投入半导体产业,是最充满挑战的时期。传统制造业的工资、能源价格一直不断在提升,厂商的成本来负担越来越重。同时,市场上愈来愈多新进竞争者,已有规模的业者也不断的提高并购价格,他们都希望透过这些行动,带动下一波生产力的提升。

面对互联网的汹涌波浪,全球制造业正在面临变革、重塑甚至颠覆的关键时期,德、美、中、俄、日等国也相继推出了本国的发展政策。而Alpha Go的惊世对局之后,互联网技术群和场景的推动之下,人工智能再次吸引资本涌入。与此同时,大洋彼岸又成立了一个联盟。

目前国内的自动化项目都号称4.0,但绝大部分无法实现柔性制造。所以在笔者看来,中国企业谈4.0只是按照自动化集成去理解,并没有真正领会生产模式变革的意义。

工业4.0本身并非一场颠覆传统的革命,而是一种价值的演进。

如果说互联网改变了人们的消费模式,那么智能制造将彻底改变生产模式,重构整个价值链的实现方式,她所带来的影响要比消费领域的互联网大上十倍甚至上百倍,一个仅仅是在价值流通环节实现了信息连接。

物联网的竞争,其实就是元器件的竞争,因为性能卓越的元器件,才是做出新时代“爆品”的前提。

从“工业4.0”的思想出发,结合当下较火热的技术,德国人领先全球完善了BIM项目管理模式,推进了数字化项目管理时代的到来!本期,特将相关内容与大家分享交流。

小巧玲珑的传感器设备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巨大冲击。在工业自动化领域,传感器作为机械的触觉,是实现工业自动检测和自动控制的首要环节。尤其在自动化生产过程中,这些毫不起眼却至关重要的设备会将数据流转化为意义重大的决策。

从全球看,美国奥巴马政府极力推动“制造业回国美国”,德国推出“工业4.0”,特朗普欲加码减税优惠吸引制造业回归。落实中央经济会议提出的振兴实体经济目标,必须认识“去工业化”对中国实体经济的危害,并完善避免“去工业化”陷阱的相关政策。

机器人革命、工业4.0、智能化……已经有太多概念贴在第四次工业革命身上。第四次工业革命将极大的改变人类是借是毋庸置疑的。哈佛大学对此做的预期展望绝非异想天开。

上周,在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成立一周年之际,“2017工业互联网峰会”在京举行。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会上表示,中国与美国和德国相比,大家基本上站在相近的起跑线上,只是中国的工业基础比他们薄弱一点,但中国更容易将工业和互联网结合起来,因此中国现在完全有机会走得更快。

近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连续召开两场座谈会,约请业内专家及课题特约顾问,对即将发布的《德国工业4.0在中国的创新与应用》课题成果做最后的修改意见征集。座谈会上,与会专家、顾问们对借鉴德国工业4.0,促进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在理念、中国国情判断、实施路径及政策等方面提出诸多建议。

中国机器人产业近来发展势头迅猛,已连续多年成为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应用市场,机器人企业也在短短几年间从几十家发展到几百家。

对于“世界工厂”这个称谓,很多中国人读起来多少有些五味杂陈,其中有过去三十年的辉煌和成就,也有当下中国制造业所面临的焦虑与危机。

现在模具行业上马自动化的热潮不减,从社会进步的角度看当然是好事,不过如果想着靠自动化取代技术人员来做模具,现阶段的科技水平是永远不够的。

近年来,为了应对全球性金融危机和经济不景气的挑战以及新一轮工业革命带来的机遇,西方发达国家纷纷提出了发展先进制造业的国家战略,其中美国于2012年2月发布了《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德国在2013年4月推出了《德国工业4.0战略》,英国也于2013年10月推出了《英国工业2050战略》。

物联网(IOT)、智能硬件、汽车电子、工业4.0等给传感器带来了巨大的市场机遇。在日前结束的“第三届全球传感器高峰论坛暨中国物联网应用峰会”上,传感器如何成为“风口”上的“鹰”而不是“猪”,成为诸多参会专家热议和关注的焦点。业内人士表示,基于巨大的机遇和碎片化的市场需求,MEMS传感器成为传感器发展的新机遇,专注服务中小公司的平台类公司开始不断涌现。

2012年,美国政府为了支持“再工业化”,提出了总投资额10亿美元的“全国制造业创新网络计划(National Network for Manufacturing Innovation, NNMI)”。未来10年,美国制造业创新网络将涵盖超过45家国家级研究机构。目前,美国已创设了7所国家级的制造业研究中心。这些研究中心都有一些共同特点,即采用政府与社会合作模式,通过开放式创新平台,将产业、学界和政府的创新资源连接在一起,推动制造技术创新并加速其商业化过程。除美国外,德国也提出了类似的“工业4.0平台计划

智者先行,故从者众。目前已经有一大批企业率先投入到智慧工厂的建设中,诸如西门子、博世、欧姆龙、施耐德、罗克韦尔等,包括国内的美的、富士康、格力、华为等制造企业纷纷踏入“智能化”转型的浪潮中。

智能生产需要实现两种不同性质的自动化,一种是生产装备的自动化,另一种是数据流动的自动化。

2016年大家的焦点都放在工业4.0,智能制造,中国已跻身世界制造大国,供给侧改革,两化融合是目前工业遇到的最大瓶颈。但毫无疑问,在工业化的进程中,必然要经历经济发展、资源利用和环境保护之间的失衡,德国从90年代起的一系列节能政策和节能技术的不断发展,已经形成较为成熟和健康的工业4.0发展模式。

市场上有关工业4.0的应用场景大多描写得比较玄乎,比如云工厂,听着高大上,但如果我们继续追问下去,常常还是不知道项目如何落地。

在中国经济提质增效背景下,创新引领制造业转型升级。以智能手机为例,华为每年将销售收入的10%投入研发。过去10年,华为研发投入累计超过1900亿元人民币。持续投入让国产手机创新能力跃升,打破了巨头的芯片垄断。调查显示,企业研发投入在中国的研发总投入中占四分之三以上。2015年,全球研发投入最多的2500家企业中,中国占300余家。

《中国制造2025》是与德国工业4.0遥相呼应的计划,是中国政府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第一个十年的行动纲领。然而,李克强也坦率指出:与发达国家在工业3.0基础上迈向4.0不同,我国不仅要追赶工业4.0,还要在工业2.0、3.0方面“补课”。电机作为自动化制造的重要一环,同时也是中国制造业的组成部分,它离工业4.0有多远?它的自动化生产状况如何呢?

企业转型升级的热情在继续,工业4.0热度依然不减。然而随着实践的纵深,许多困惑正在从工厂一线和决策者两端开始弥漫,更加清醒的氤氲正在升腾。

自德国提出工业4.0之后,中国也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规划,随着中国自动化步伐的加快,未来中国将成为超级机器人大国,工业机器人需求量大大增长。然而在工业机器人高增长刺激下,其控制系统和自动化主要产品伺服电机发展之路必将发生改变,伺服电机作为工业机器人的动力系统以及机器人运动的“心脏”,未来出路在哪里?

 «   1   2   3   4   5   6   7   8   9   10   …   23   »   共919条/2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