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PRESSO安放在欧洲南方天文台位于智利的甚大望远镜(VLT)之上,能把甚大望远镜4台8.2米口径望远镜的光线组合起来,获得16米口径望远镜的集光能力。这个新型第三代阶梯光栅光谱仪是欧洲南方天文台高精度径向速度行星搜索器(HARPS)的“继任者”。HARPS的精度约为1米/秒,而ESPRESSO的精度可达几厘米/秒。

“中法海洋卫星装载的海浪波谱仪、散射计将在距地520公里的轨道上24小时不间断工作,实现对海洋表面风和浪的大面积、高精度同步观测,监测数据可被两国以及世界各国科学家、预报员共享使用,有利于更好地探索海浪形成过程与变化规律

大会完整的精彩日程于今日正式发布,时至大会开幕倒计时还有3天,测控界最值得期待的年末盛会,可谓精英云集、亮点纷呈、绝对不容错过!

为进一步推动我国国防科技工业试验与测试技术的发展,增强国防科技工业自主创新能力、满足装备现代化创新发展的需求,提高装备的维护保障水平,中国测控技术与仪器大会将于2017年12月12-13日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召开。据悉,本届大会将按照1+3的框架展开。主论坛为CMCIC2017中国测控技术与仪器大会,下设3个主题论坛包括:“军用测试技术与设备发展论坛”、“人工智能与智能工厂应用高峰论坛”、“健康监测与维护保障暨PHM高峰论坛”。

科技部国家遥感中心主任王琦安介绍,该专题秉承“一带一路”倡议提出的“互联互通、合作共赢”理念,瞄准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基准年,生成国际首套2015年全球30m土地覆盖数据集,可作为“一带一路”倡议实施过程中生态环境动态监测评估的基准。

“运载火箭的发射难度,并不是简单地按照发射卫星数量呈指数级变化。”八院长征六号总指挥兼总设计师张卫东表示,长征六号首飞时发射的20颗卫星,重量从100公斤到几十克不等,分4次释放,每次间隔几十秒。本次发射的3颗吉林一号卫星总重量约610公斤,每颗卫星无论是重量还是尺寸都比上次发射的卫星大。3颗卫星同时释放,对分离安全性要求很高,分离设计难度很大。

IIOT(工业物联网)是“智能时代”的产物,其庞大的市场前景,备受广泛关注,众多高科技公司纷纷参与其中。如果说前两年大家还仅是关注和展望的话,当前已有企业率先展开大规模应用和商业部署,“智能”已大踏步跨入了我们的工业领域,并将引领我们的未来发展。那么究竟基于物联网、大数据的智能工业能为我们带来哪些便利和优势?NI的专家和合作伙伴给出了答案。

研究人员最近发表有关铁电驻极纳米发电机的最新突破,能进一步表征其薄膜FENG作为软性声学换能器的行为特性——可同时作为扬声器和麦克风!

风云三号D星总指挥兼总师高火山介绍,该卫星装载了10台(套)遥感探测仪器,其中红外高光谱大气探测仪、高光谱温室气体监测仪、广角极光成像仪和电离层光度计为全新研制产品,可帮助卫星实现全球、全天候、多谱段、三维和定量探测。

中科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主任吴季说,专项一期部署的“悟空”等4颗卫星四发四捷,已经或正在产出系列的基础科学重大原始创新成果,实现了一大批国际领先或先进的空间技术突破,极大地提升了中国在空间科学上的国际声誉。

“光电探测器是遥感相机中起感光作用的部件。如果把遥感相机比作‘天眼’,探测器就相当于它的‘视网膜’。”508所专家介绍。

作为我国最新一代远洋航天测量船,入列仅满一年的远望7号测量船先后4次远征大洋、安全航行3万8千余海里,圆满完成了天通一号卫星、神舟十一号飞船和天舟一号货运飞船等海上测控任务,任务成功率达100%。

有关本次大学评价的两本专着《中国大学及学科专业评价报告(2017-2018)》、《2017-2018大学排名与高考志愿指南》将由科学出版社于近期出版发行。   

目前,正在逐步完成生活饮用水106 项计量认证评审工作,已完成 179项六大类的计量认证评审工作。2017年,先后通过了省计量认证扩项评审、城镇供水规范化管理考核、省卫生厅量化分级考核等多项检查,受到上级相关主管部门的充分肯定,检测能力和水平走在五省边区前列。

气候学家的主流观点认为二氧化碳是全球变暖的主要推手,所以准确、实时掌握全球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变化至关重要。“碳卫星在一定程度上为这个问题提供了解决方案,它可以获取覆盖全球的二氧化碳监测数据。

空间太阳能电站的建设面临重大技术挑战,其在重量、尺度方面远超现有航天设施,被称为新时期航天和能源领域的“曼哈顿工程”。自1968年相关概念被提出以来,美国政府和企业已投入近亿美元,实施了多项研发计划;日本于2004年将发展空间太阳能电站正式列入国家航天长期规划,作为长期支持的三大航天重点领域之一;

2017年底是“大气十条”的交卷之时,“我部将督促各地按时完成攻坚行动各项规定任务,确保实现2017年10月至2018年3月‘2+26’城市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15%以上、重污染天数同比下降15%以上的目标。”刘友宾说。

SKA,全称为平方公里阵列射电望远镜,是国际天文界正在联合建造的世界最大孔径阵列的射电望远镜,它由约3300面15米口径反射面天线、250个直径约60米的致密孔径阵列及250个直径180米的稀疏孔径阵列组成,分布在3000公里范围内,是名副其实的“大个头”科学工程。目前,中国电科38所在内,已有来自全球20多个国家的约100个组织参与到SKA的设计研发中。

量子中继器是地面实用化远距离量子通信中必不可少的关键器件。受到通信链路衰减和噪声等因素的影响,直接进行量子通信的节点距离存在极限。为了突破这一极限,可以利用量子中继器连接多个通信节点,从而实现远距离的量子通信。

一院研发中心总体室主任陈洪波在接受科技日报专访时介绍,可重复使用运载器,指能利用自身动力携带人员或有效载荷进入预定轨道,并可从轨道返回地面,可以多次重复使用的航天运输工具。

10月27日消息,聚光科技(34.650, 0.01, 0.03%)发布三季度报告。 公告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1,662,646,688.87元,同比增加26.4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22,026,100.99元,同比增加27.82%。

据杨军介绍,目前风云四号已完成卫星平台和载荷的测试工作,卫星状态稳定,性能良好。中方正组织开展包括云、大气、地表状态等多种产品的测试,计划于2018年初开始正式投入使用,其数据和产品届时将免费与国际用户共享。

龙芯CPU首席科学家胡伟武、“天眼”FAST工程副经理张蜀新、中船重工701研究所国家航母工程副总设计师吴晓光、从事传感与测试技术研究的中北大学薛晨阳教授、中科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邵芸研究员等来自科技领域的代表,讲述了从大国重器到日常生活里那些有关创新的故事。

随着气候变化和化石产品带来的各种问题,通过等离子辅助转化地球上的二氧化碳的课题越来越受关注。低温等离子是二氧化碳分解的最佳媒介之一,它可以使二氧化碳分解成氧气和一氧化碳。

“海岸带是水圈、岩石圈、生物圈和大气圈相互作用的交汇地带,调查中需要海陆交接处的各类数据无缝对接。我们传统作业方式是利用小船搭载各类地质调查设备,多名调查人员需要随船或下海调查。由于沿岸水很浅,小船也不易作业。而且调查人员下海的风险大、效率低。”本航次技术负责人、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高级工程师温明明说。

机器人研究领域有据可依的历史并不算长,但是由于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在软件测试中的应用日益增多,这些数据正在迅速增多,相关的规范也会快速形成。就软件测试中的机器学习而言,机器人的训练速度比人类更快,他们可以成为软件开发方面的专家。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在测试的范围、工作量、调试充分性、连续测试等方面影响着软件测试和开发。

法国大气、环境与地球观测实验室主任达尼艾·欧赛告诉记者,这颗卫星可以帮助人们预测洋面风浪,监测海洋状况,同时还能在大气-海洋界面建模、海浪在大气-海洋界面作用分析以及研究浮冰与极地冰性质研究等方面发挥作用,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海洋动力以及气候变化。

全程参与北斗一号、二号和目前正在建设的北斗三号系统研制工作的王飞雪用自己的经历证明了聚焦实战的重要性。“大概是1995年,我们国家开始建设北斗系统。当时美国和苏联已经建成各自的卫星导航系统,效果非常好,我们非常想建一个类似的系统。”他说,但彼时五年只能发6颗卫星的中国没有实力建一个由20多颗卫星组成的系统。

十八大以来,中国在科技创新方面取得一系列成果。刚才你举的FAST也好,量子也好,这主要是在基础研究领域,有些是应用基础研究。在这方面中国确实取得很大成绩,FAST500米射电望远镜在世界上是最先进的,预计在20年内都是最先进的。FAST投入使用后,马上发现6颗脉冲星,今后我们导航不仅能靠自己的卫星导航,也有可能靠脉冲星进行导航。

“超级计算机能算天算地算人,可应用于石油勘探、航天工程等。” 孟祥飞说,“不过,在‘天河一号’研制成功时,有人质疑这个大块头能否用起来,现在我们用数据证明中国超级计算机很实用、好用,同时,中国各领域对大规模数据处理能力的需求也跨越式增长。

引力波信号的直接探测为人类开启了一个认识宇宙的全新窗口,它必然在二十一世纪掀起一场认识宇宙以及基础物理的革命。然而,引力波信号自身存在一定缺陷,比如信号十分微弱,信号源的定位误差非常大,单纯地利用引力波探测无法确认信号究竟是来自地球附近,还是来自银河系内,又或者来自银河系外。

这么多年来,它去过中国南海、东太平洋、西太平洋、西南印度洋、西北印度洋、马里亚纳海沟、雅浦海沟七大海区,作业地形包括海山、冷泉、热液、洋中脊、海沟、海盆等典型海底地形区域,可以说见过很多世面了。

如果您想把谈论的问题从无人航空器扩展到整个机器人技术的话,那么情况同样令人震惊。举一个例子,中国刚刚披露了D3000三体无人战舰的制造计划。这种战舰基本上与美国的反潜持续跟踪无人艇(ACTUV)是对等的,而后者仍在测试阶段。

SLS本质上是一种超重型运载火箭,有“巨无霸”之称。其第一阶段以70吨到110吨的任务为主,之后会发展出130吨的货舱型载荷任务,最终运载能力将达到143吨甚至165吨。而除了庞大体型和惊人载荷,该火箭还将成为载人火星任务的一部分,NASA亦希望能以此铺就未来探索深远太空之路。

尽管政策延缓一年施行,但政策对企业新能源汽车积分的强制规定,显然是为促进整个产业的发展。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董扬对双积分政策的出台表示:“这一政策采纳了欧洲和美国的经验,是全世界范围内最严的管理政策,也必将对产业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自诞生以来,‘海上科学城’先后实现了七次重大跨越,相继攻克了船摇稳定、电磁兼容、船姿数据处理与航天器轨道确定、航天器控制等11项关键技术。攻克航天器再入黑障区海上测量关键技术,累计取得63项国家和部委级重大科研成果。”中国卫星海上测控部相关负责人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这是天文学家期待已久的发现!”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熊少林是我国慧眼望远镜伽马暴与引力波电磁对应体项目组负责人,他评价,这次引力波探测事件在天文学和物理学中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据了解,该系统位于南沙群岛,建设标准参考世界气象组织全球大气监测网(WMO/GAW)相应观测规范,同时充分考虑到海洋大气高湿度高盐度等特征,可实现大气中CO2和CH4(甲烷)浓度高精度连续观测。

空气动力学,被誉为研制航空航天飞行器的“先行官”,而风洞就是进行空气动力学试验研究的必备手段。从先进的第五代战机到高超声速巡航导弹,再到高速列车、大型建筑……无一不需要风洞的支撑。

在全党全国喜迎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之际,10月11日上午,远望7号测量船缓缓驶离中国卫星海上测控部码头,赴太平洋某预定海域执行北斗三号工程等3次海上测控任务。该船将分别与即将出发的远望3号、6号分别联手执行北斗三号工程海上测控任务。

 «   1   2   3   4   5   6   7   8   9   10   …   140   »   共5597条/14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