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我在法兰克福看到两方面,一是国际大公司在做什么,二是原来国际专业公司在做什么。我就这两点给大家作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