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了解到,来自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400多家单位出席了2018全球能源互联网大会。此次大会首次发布了《全球能源互联网骨干网架研究》《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指数2018》《全球能源互联网技术装备创新行动纲要2018-2025》《全球能源互联网标准体系研究2018》等12项创新成果,形成一揽子方案、操作指南和支撑体系。

作为蓬勃发展的新业态,能源互联网是当前能源领域最为活跃的方向之一。记者在8月28日举行的2017国家能源互联网大会上了解到,全国55个首批能源互联网示范项目已陆续开工,中国能源互联网进入实操阶段。有业内机构估计,其2020年市场规模将超万亿元,各路资本正在跑马圈地。

日前,国家能源局通报,能源局会同相关地区能源主管部门、电网企业采取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措施,推动弃水弃风弃光弃水问题取得明显好转,上半年弃风率、弃光率分别下降了7个和4.5个百分点。

能源互联网可理解是综合运用先进的电力电子技术, 信息技术和智能管理技术, 将大量由分布式能量采集装置, 分布式能量储存装置和各种类型负载构成的新型电力网络节点互联起来, 以实现能量双向流动的能量对等交换与共享网络。

今天,大数据概念的讨论越来越少,大数据应用却如雨后春笋般涌出,这预示着大数据产业已经告别了概念炒作,进入了实实在在的落地阶段。在这一背景下,包括电力、金融、教育、医疗甚至农业等诸多行业正在大力拥抱大数据,如何拥有大数据思维,如何善用大数据分析,如何以大数据激发传统产业活力等问题成为关注重点。虽然大数据产业的发展刚刚起步,但是人们对于未来大数据应用的美好前景充满了期待。

2030年到2050年,各国各洲电网或将实现互联互通,全球能源互联网成形。2月22日,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在北京发布《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战略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提出分国内互联、洲内互联和洲际互联三个阶段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的路线图。会上还发布了《跨国跨洲电网互联技术与展望》和《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与展望(2017)》。

时至今日,单纯谈能源互联网(“互联网+”智慧能源)的概念、价值、理想、宏大叙事等“务虚”的话题已经是远远不够的,如何迈出第一步反倒是更为重要的。任何一次革命都不可能是彻底的,也不可能是脱离现实的,目前方兴未艾的能源革命也概莫能外,能源互联网不能仅仅追求“造新词”的快感,或者以新概念博一时的估值和股价,而应该沉下心来,脚踏实地真正做出一些实际的“样本”来,可看、能懂、耐得品味。如果说新能源是生产力的创新,那么能源互联网就是生产方式的创新,后者的“新”更容易流于形式、更容易被大家所挑剔,触动的利益“蛋糕”也会

能源互联网其实就是把互联网+技术与可再生能源应用到能源的开采、配送各个环节中;把能源利用从原来的集中式变成分散式,将电力、油气、交通、信息等网络集合起来,成为能源共享的网络。

“能源互联网的‘生态系统’正在形成,预测到2020年,中国能源互联网总市场规模将超过9400亿美元,相当于届时全国GDP的70%。”日前,一份研究报告这样预测我国能源互联网的发展“钱景”。

近年来中国国家电网贯彻“走出去”战略和“一带一路”建设决策部署,积极开展对外投资运营、国际产能合作和电工装备出口,深化国际组织合作和国际交流。截止目前已先后在菲律宾、巴西、葡萄牙、澳大利亚、香港、意大利等6个国家和地区成功投资、运营骨干能源网公司,业务布局实现了从发展中国家向新兴经济体、发达国家的延伸。目前,其境外投资总额超过100亿美元,境外资产总额达到400亿美元。

能源管理是现在的热门话题,广义的能源管理是指对能源生产过程的管理和消费过程的管理。狭义上的能源管理是指对能源消费过程的计划、组织、控制和监督等一系列工作。小编在家乐福超市电梯上看见墙上有一个广告牌,大意是小明的爸爸是一名家乐福能源管理人员,每年可以减少能耗多少多少。可见现在的能源管理已经不是呼之欲出,已然遍地开花。这篇文章小编主要跟大家介绍智慧能源服务的关键设备及装置需求。

“能源互联网+”和哪七种行业融合前景可期?

有效推进能源革命是面对能源供需格局新变化、国际能源发展新趋势、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重要基础和根本方向。能源互联网作为具有开放、互联、共享、对等特征的新型能源利用体系,将颠覆传统能源供需模式,形成能源产业新常态,对推动能源革命进程具有重要意义。

我国电力发展40年来取得了巨大成绩,有力保障了国家电力能源供应,满足了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产生活对电力的需求。目前,我国电力装机容量、发电量和电网规模均居世界第一。不过,不容忽视的事实是,我国电力生产和消费相对低效,电力消耗远超发达国家,发电装机远超负荷数值,从发电到配电,设备的利用率相对较低。这是我们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需要解决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新形势下应以绿色发展和开放发展理念谋划我国的能源安全战略,树立以供应安全、价格安全、生态安全、网络安全为主要内容的新型能源安全观,以创建现代能源安全体系,提高我国能源供应能力、需求调控能力、风险应对能力和国际市场影响能力为着力点,确立保障我国能源安全的战略目标。

中投顾问曾指出,能源互联网是“上层建筑”,需要与分布式光伏发电这样的“新兴经济基础”结合,才能落地开花结果。

能源互联网作为一盘大棋,如何布局落子极为讲究。而配电网由于其特殊的地位,对整个棋局的走势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一方面,配电网在电力系统中并不占据核心地位,其改革方式可以大胆探索;另一方面,配电网作为用户接入网,存量和增量巨大,相对割裂,建设、运行方式灵活,技术更新活跃,其商业模式创新值得期待,是能源互联网发轫之处。

如今,牵手“智能”一词的行业和产品不绝如缕,这似乎彰显了社会发展趋势:未来的传统行业以及产品将褪去旧的行头,换上智能化的新装,迎接下一个风口的到来。

能源互联网的概念在我国异常火热。对于能源互联网,目前并没有统一、权威的界定,主要有以下三种观点:

近日,国家标准委下达2016年第一批国家标准制修订计划,涉及装备制造、消费品工业、生态保护、公共安全等诸多领域。其中,国家电网公司主导的《能源互联网系统—总则》等28项重要标准获批立项。此外,国家电网公司在智能电能表、电动汽车充电、输变电工程数据移交方面等的5项牵头标准也获批立项。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突出了互联网在经济结构转型中的重要地位,报告明确指出:要制定“互联网 ”行动计划,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报告引发了各行各业对互联网行业的极大关注,未来产业与互联网的融合将贯穿相关行业业务的主线。

我国近八成的土地光照充沛,光能资源分布较为均匀。与水电、风电以及核电等相比,太阳能发电没有任何排放和噪声,应用技术较成熟,除了日照外,不需任何“燃料”。从站址的选择来说,城市中的楼顶、空地都可以被应用。除大规模并网发电和离网应用外,太阳能还可以通过抽水、超导、蓄电池和制氢等多种方式储存。在全球低碳经济与新能源革命的大趋势下,光伏发电有望成为我国未来份额最大的主导能源之一。

当今,能源短缺,环境污染,气侯变化已成为人类社会面临的共同难题。因此,一场以转变能源生产、消费方式,推动科技革命、体制改革,实现国际合作为内容的能源革命正在兴起。这需要进一步发展新能源,同时实现传统能源的清洁、高效利用。

能源互联网可谓是时下能源领域最热的话题之一,作为可再生能源领域一支整装待发的生力军,光热发电将在能源互联网时代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又将面临怎样的机遇和挑战?

杰里米·里夫金对能源互联网愿景是一种以电力系统为核心,以互联网技术与先进传感技术为基础的,并以分布式可再生能源作为主要的一次能源,且能够与其他系统紧密耦合的共享网络。可见,在杰里米·里夫金的能源互联网概念里并不包括对于核能的开发利用。从世界范围看,在能源利用上,电能替代被认为是高效利用能源的一种有效方式,电力系统在世界能源利用领域的战略地位决定了能源互联网以其为核心布局中不可或缺的作用,也反映了电力系统在能源互联网中的利益诉求。

为了建设全球能源互联网,国家电网公司也启动了相应的信息通信工作的支撑工作,通过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和移动互联技术广泛应用,建立电力云和电力物联网,从而支撑特高压电网、泛在智能电网支撑全球能源互联网的建设,这个里面我们认为大数据是核心。云计算是一个处理方式,物联网和移动互联是一种信息交换方式,真正的核心在于大数据。

在能源和电力需求增长的驱动下,世界电网经历了从传统电网到现代电网,从孤立城市电网到跨区、跨国大型互联电网的跨越发展,进入以坚强智能电网为标志的新阶段。适应“两个替代”的新要求,坚强智能电网将向全球广泛互联方向加快发展,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为世界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更安全、更经济、更清洁、可持续的能源。

随着改革降低能源行业进入壁垒、局域多种能源互补网络的经济性得到商业化验证,以及更广泛的物联网基础设施加快部署,中国的能源互联网试验将在某些区域率先取得成果,其建设运营模式也将趋于成熟并值得推广。随之而来的将是更多的分布式、可再生能源被纳入有效的能源交易,能源产品和服务的供给形式也开始变得多样化。

能源互联网是能源革命的重要支点。2014年6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是长期战略,必须从当前做起,加快实施重点任务和重大举措。同年11月12日,在APEC期间发布的《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显示,中国计划在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峰值,并计划到2030 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

能源互联网是能源革命的重要支点。2014年6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是长期战略,必须从当前做起,加快实施重点任务和重大举措。同年11月12日,在APEC期间发布的《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显示,中国计划在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峰值,并计划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

最近,2015年国际大电网委员会中国国家委员会代表会议在京召开。会议指出,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是世界电网发展的大方向,全球能源互联网的实质就是“特高压电网+泛在智能电网+清洁能源”,将是破解化石能源困局的必然选择,具有显著的经济、社会、环境综合效益。

能源互联网概念是在李克强总理提出制定“互联网 行动计划”的基础上逐渐形成的。“能源互联网的提出,对于能源革命具有重要的工具性意义,可以推动我国能源结构优化调整、可以促进新型能源系统的发展。

全球能源互联网将推动能源发展方式转变,使能源发展摆脱资源、时空和环境约束,实现清洁能源高效开发、利用,推动水电、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成为主导能源,让人人享有充足能源供应,为经济社会发展带来持续的强劲动力。

全球能源互联网的实质是“特高压电网+泛在智能电网+清洁能源”。他说,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才能实现清洁能源的大规模开发、配置和高效利用,从而加快 “两个替代”,即在能源开发上实施清洁替代,以水能、太阳能、风能等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推动能源结构从化石能源为主向清洁能源为主转变;在能源消费上实施电能替代,以电代煤、以电代油、电从远方来,来的是清洁发电,提高电能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的比重,这是解决世界能源安全、环境污染和温室气体排放的治本之策。

电力在未来能源体系中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因此“智能电网”将逐渐成为“能源互联网”的核心组成部分。全球化石能源的生产、运输、加工转换和使用对生态环境已经造成了严重的污染和破坏,对人类生存构成严重威胁。因此,必须调整和改善能源结构,降低化石能源比重,从高碳向低碳方向发展,迫切需要加快能源革命的步伐。

在中国,发展智能微电网的最大动力是充分利用可再生能源满足未来能源多元需求,最大化接纳可再生分布式能源,从而促进绿色能源的高效利用,提高能效。

能源互联网是当今我国能源及相关行业最热门的一个话题,尤其是“互联网+”成为一种时代潮流后,人们热切地期盼能源与互联网的“融合”,为中国开辟出一条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方式革命,实现能源可持续发展的崭新道路。

我国资源紧缺和能源环境问题日益凸显,而能源在“一带一路”战略中是重点和重要载体,中国与俄罗斯、与亚洲其他国家间的能源合作前景十分广阔。国家电网与周边国家已建成18条互联互通输电线路,其中俄罗斯、蒙古、吉尔吉斯斯坦等国家皆在“一带一路”沿线。在国家电网公司构建的全球能源互联网的宏伟蓝图中,到2020年建成国家电网特高压交流骨干网架和19回跨区特高压直流工程,形成东北、西北、西南三个送端和“三华”一个受端的坚强国家电网。

随着能源互联网的发展,智能电网将不得不接纳大量的小规模终端分布式能源,分布式能源不再是大电网简单的一部分,而是相对独立、平等、不可忽视的组成部分,整个电网的构架将发生深刻的变化。

在国内,新能源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新能源推广已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然而,由于新能源产业商业模式尚未成熟,现有电网适应、接纳大规模新能源入网技术和政策存在难点,再加上风能、太阳能、潮汐发电等新能源技术存在转化效率较低等原因,新能源进入大众日常生活、实现完全的市场化运营,仍有相当难度。其中的关键瓶颈之一,在于资金。

 «   1   2   »   共64条/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