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合材料包含粘合剂或基质中的纤维增强物,在模具中成形并固化。六轴机器人能够比手工喷涂凝胶涂料或树脂更为一致,从而创造出均匀的产品并减少浪费过量。使用合适的末端执行器(通常是针状系统),机器人可以处理织物片,将其提起并放入模具中。固化后的产品可以通过机器人卸载并放置在机架或挂钩上,以便运输到精加工,而视觉引导有助于解决零件之间的尺寸差异问题。

较为引人关注的是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国家航天局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相关负责人曾介绍,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将抵达月球背面,是人类探测器首次涉足这一区域。利用月球背面可屏蔽地球无线电干扰等优势,嫦娥四号将进行月基低频射电天文观测与研究、月球背面巡视区形貌和矿物组份探测与研究、月球背面巡视区浅层结构探测与研究等科学目标。同时,通过发射月-地数据中继卫星,嫦娥四号将在国际上首次实现地月之间的测控和数传中继通信。

作为我国目前运载能力最大的火箭,长征五号肩负着未来我国载人航天、深空探测等重任。如果此次任务成功,我国将于2019年发射长征五号B火箭,开展新一代载人飞船试验,并将空间站核心舱送入太空。还将用长征五号火箭运送嫦娥五号探测器前往月球取样。

12月27日凌晨3时44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二号丙运载火箭将遥感三十号03组卫星发射升空,远望3号船在南太平洋某海域成功测控,卫星进入预定轨道,这标志着我国远望号船队2017年全年度海上测控任务全部完成。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的公众号26日在发布当天发射任务成功时,确认这也是2017年中国航天发射的收官之作。但《环球时报》记者多方查阅公开的报道,相关机构并没有对2017中国航天发射次数给出一个权威的数字。记者只在年初的公开报道中看到,原计划中国今年将进行近30次发射。《环球时报》记者在多方查阅后统计出,2017年中国进行了18次航天发射,其中“长征”系列火箭担负16次发射,航天科工集团的“快舟”“开拓”运载火箭各完成一次。这将近20次的发射中不乏多个首次,创造多个中国第一乃至世界第一。

2017年12月26日03时44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二号丙运载火箭,成功将遥感三十号03组卫星发射升空,卫星进入预定轨道,发射任务获得圆满成功。

青海聚能钛业股份有限公司是青海省内唯一一家专业从事钛及钛合金生产加工的高新技术国有企业。2016年,青海聚能钛业生产的重达20吨的钛锭成为全国乃至整个亚洲规格最大的单体钛锭。

在现代测控系统的应用过程中,其综合性十分明显,它包括有以下三个方面:标准型、闭环控制型和基本型。从它的组成上来看,一般分为五个部分:测控软件、接口和总线、控制器、仪器和程控设备、被测对象。

ESPRESSO安放在欧洲南方天文台位于智利的甚大望远镜(VLT)之上,能把甚大望远镜4台8.2米口径望远镜的光线组合起来,获得16米口径望远镜的集光能力。这个新型第三代阶梯光栅光谱仪是欧洲南方天文台高精度径向速度行星搜索器(HARPS)的“继任者”。HARPS的精度约为1米/秒,而ESPRESSO的精度可达几厘米/秒。

“中法海洋卫星装载的海浪波谱仪、散射计将在距地520公里的轨道上24小时不间断工作,实现对海洋表面风和浪的大面积、高精度同步观测,监测数据可被两国以及世界各国科学家、预报员共享使用,有利于更好地探索海浪形成过程与变化规律

科技部国家遥感中心主任王琦安介绍,该专题秉承“一带一路”倡议提出的“互联互通、合作共赢”理念,瞄准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基准年,生成国际首套2015年全球30m土地覆盖数据集,可作为“一带一路”倡议实施过程中生态环境动态监测评估的基准。

“运载火箭的发射难度,并不是简单地按照发射卫星数量呈指数级变化。”八院长征六号总指挥兼总设计师张卫东表示,长征六号首飞时发射的20颗卫星,重量从100公斤到几十克不等,分4次释放,每次间隔几十秒。本次发射的3颗吉林一号卫星总重量约610公斤,每颗卫星无论是重量还是尺寸都比上次发射的卫星大。3颗卫星同时释放,对分离安全性要求很高,分离设计难度很大。

风云三号D星总指挥兼总师高火山介绍,该卫星装载了10台(套)遥感探测仪器,其中红外高光谱大气探测仪、高光谱温室气体监测仪、广角极光成像仪和电离层光度计为全新研制产品,可帮助卫星实现全球、全天候、多谱段、三维和定量探测。

中科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主任吴季说,专项一期部署的“悟空”等4颗卫星四发四捷,已经或正在产出系列的基础科学重大原始创新成果,实现了一大批国际领先或先进的空间技术突破,极大地提升了中国在空间科学上的国际声誉。

“光电探测器是遥感相机中起感光作用的部件。如果把遥感相机比作‘天眼’,探测器就相当于它的‘视网膜’。”508所专家介绍。

作为我国最新一代远洋航天测量船,入列仅满一年的远望7号测量船先后4次远征大洋、安全航行3万8千余海里,圆满完成了天通一号卫星、神舟十一号飞船和天舟一号货运飞船等海上测控任务,任务成功率达100%。

气候学家的主流观点认为二氧化碳是全球变暖的主要推手,所以准确、实时掌握全球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变化至关重要。“碳卫星在一定程度上为这个问题提供了解决方案,它可以获取覆盖全球的二氧化碳监测数据。

SKA,全称为平方公里阵列射电望远镜,是国际天文界正在联合建造的世界最大孔径阵列的射电望远镜,它由约3300面15米口径反射面天线、250个直径约60米的致密孔径阵列及250个直径180米的稀疏孔径阵列组成,分布在3000公里范围内,是名副其实的“大个头”科学工程。目前,中国电科38所在内,已有来自全球20多个国家的约100个组织参与到SKA的设计研发中。

量子中继器是地面实用化远距离量子通信中必不可少的关键器件。受到通信链路衰减和噪声等因素的影响,直接进行量子通信的节点距离存在极限。为了突破这一极限,可以利用量子中继器连接多个通信节点,从而实现远距离的量子通信。

一院研发中心总体室主任陈洪波在接受科技日报专访时介绍,可重复使用运载器,指能利用自身动力携带人员或有效载荷进入预定轨道,并可从轨道返回地面,可以多次重复使用的航天运输工具。

据杨军介绍,目前风云四号已完成卫星平台和载荷的测试工作,卫星状态稳定,性能良好。中方正组织开展包括云、大气、地表状态等多种产品的测试,计划于2018年初开始正式投入使用,其数据和产品届时将免费与国际用户共享。

随着气候变化和化石产品带来的各种问题,通过等离子辅助转化地球上的二氧化碳的课题越来越受关注。低温等离子是二氧化碳分解的最佳媒介之一,它可以使二氧化碳分解成氧气和一氧化碳。

法国大气、环境与地球观测实验室主任达尼艾·欧赛告诉记者,这颗卫星可以帮助人们预测洋面风浪,监测海洋状况,同时还能在大气-海洋界面建模、海浪在大气-海洋界面作用分析以及研究浮冰与极地冰性质研究等方面发挥作用,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海洋动力以及气候变化。

全程参与北斗一号、二号和目前正在建设的北斗三号系统研制工作的王飞雪用自己的经历证明了聚焦实战的重要性。“大概是1995年,我们国家开始建设北斗系统。当时美国和苏联已经建成各自的卫星导航系统,效果非常好,我们非常想建一个类似的系统。”他说,但彼时五年只能发6颗卫星的中国没有实力建一个由20多颗卫星组成的系统。

十八大以来,中国在科技创新方面取得一系列成果。刚才你举的FAST也好,量子也好,这主要是在基础研究领域,有些是应用基础研究。在这方面中国确实取得很大成绩,FAST500米射电望远镜在世界上是最先进的,预计在20年内都是最先进的。FAST投入使用后,马上发现6颗脉冲星,今后我们导航不仅能靠自己的卫星导航,也有可能靠脉冲星进行导航。

“超级计算机能算天算地算人,可应用于石油勘探、航天工程等。” 孟祥飞说,“不过,在‘天河一号’研制成功时,有人质疑这个大块头能否用起来,现在我们用数据证明中国超级计算机很实用、好用,同时,中国各领域对大规模数据处理能力的需求也跨越式增长。

引力波信号的直接探测为人类开启了一个认识宇宙的全新窗口,它必然在二十一世纪掀起一场认识宇宙以及基础物理的革命。然而,引力波信号自身存在一定缺陷,比如信号十分微弱,信号源的定位误差非常大,单纯地利用引力波探测无法确认信号究竟是来自地球附近,还是来自银河系内,又或者来自银河系外。

这么多年来,它去过中国南海、东太平洋、西太平洋、西南印度洋、西北印度洋、马里亚纳海沟、雅浦海沟七大海区,作业地形包括海山、冷泉、热液、洋中脊、海沟、海盆等典型海底地形区域,可以说见过很多世面了。

SLS本质上是一种超重型运载火箭,有“巨无霸”之称。其第一阶段以70吨到110吨的任务为主,之后会发展出130吨的货舱型载荷任务,最终运载能力将达到143吨甚至165吨。而除了庞大体型和惊人载荷,该火箭还将成为载人火星任务的一部分,NASA亦希望能以此铺就未来探索深远太空之路。

“自诞生以来,‘海上科学城’先后实现了七次重大跨越,相继攻克了船摇稳定、电磁兼容、船姿数据处理与航天器轨道确定、航天器控制等11项关键技术。攻克航天器再入黑障区海上测量关键技术,累计取得63项国家和部委级重大科研成果。”中国卫星海上测控部相关负责人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这是天文学家期待已久的发现!”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熊少林是我国慧眼望远镜伽马暴与引力波电磁对应体项目组负责人,他评价,这次引力波探测事件在天文学和物理学中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空气动力学,被誉为研制航空航天飞行器的“先行官”,而风洞就是进行空气动力学试验研究的必备手段。从先进的第五代战机到高超声速巡航导弹,再到高速列车、大型建筑……无一不需要风洞的支撑。

日前,运载火箭系列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龙乐豪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表示,我国长征运载火箭至今发射252次,将344个航天器送入预定轨道,具备了将实用航天器送入各种空间轨道的能力。

脉冲星导航实验卫星(XPNAV)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解释,脉冲星的研究将有助于我们理解宇宙的起源,并为航天器星际航行提供精确导航。而前不久离世的FAST总工程师兼首席科学家南仁东则说过,这只巨大的“天眼”,甚至能搜寻可能存在的星外文明。

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计划分8次为铱星通讯公司发射75颗卫星,预计2018年年中完成全部任务。此次发射的10颗卫星是铱星通讯公司下一代全球卫星计划Iridium NEXT的第三批。今年1月和6月,“猎鹰9”火箭分别将该计划前两批共计20颗卫星发射入轨。

空中发射还有诸多优势。庞之浩说,飞机能把火箭送到高空任何地点发射,可以免受地面天气限制,还能扩大轨道倾角范围,增加发射窗口机会。同时这种方式响应速度快,适合应急发射。张宝鑫说,从安全角度来说,只要脱离机构不发生故障,安全性还是比较高的。飞机可以把火箭带到公海上空发射,即使火箭点火失败也会坠入海里,不会对地面造成威胁。

“委遥二号”将接替已在轨运行5年的委内瑞拉遥感卫星一号。“委遥一号”有两台全色多光谱相机和一台宽幅相机,“委遥二号”仅有两台相机:一台全色/多光谱高分辨率相机和一台短波/长波红外相机。

中科院68年的发展史,也正是不断面向世界科技前沿、国家重大需求、国民经济主战场的历程,其间中科院不断为区域建设、产业发展和民生工程注入科技力量,成为党和人民充分信赖的一支战略科技力量。

10月9日,委内瑞拉遥感二号卫星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升空,“三姐妹”迎来了继任者,搭载于该卫星的高分相机、红外相机“两兄弟”。科技日报记者从他们的老家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五院了解到,虽然相机数量精简了,它们的本领却升了级,有望将工作完成得更出色。

29日中午,长征二号丙火箭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将三颗卫星送入预定轨道,发射取得圆满成功!

 «   1   2   3   4   5   6   7   8   9   10   …   69   »   共2755条/6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