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准备把手上的无人机卖了,但网上挂4到5折还是没人买……”在北京正式公布机场净空区后,专业无人机玩家王磊(化名)就很少有机会使用他的无人机了,他选择了变卖“身家”,“没办法,没法玩了”。

新华社消息,民航局16日宣布,目前已经初步完成了民用无人机登记注册系统的开发,并将于18日上线运行,6月1日正式对质量250克以上的无人机实施登记注册。同时正在建立无人机登记数据共享和查询制度实现与无人机运行云平台的实时交联。

5月9日中午,重庆机场南部方向受到无人机干扰,航班起降受到影响,12架次航班备降外场。记者从民航重庆安全监督管理局了解到,今年以来,重庆已出现多起无人机影响航道导致民航航班躲避的情况。

提起无人机,就会想到多旋翼飞行器;提起多旋翼飞行器,就会想到航拍。——这已经成为了无人机行业的一个“怪圈”。

消费级航拍无人机行业,从过去几年热得滚烫的融资潮,到现如今依然还在争先恐后入行分羹的新星团,热度依然不减。就连“小米”也迫不及待加入到了消费级无人机的阵营,不可否认,新兴行业热销产品势必会受到商业利益化的追捧。由此,可能会导致很多潜在的问题,例如:产品质量不过关,性能不稳定,用户体验差,售后服务落后,还有安全隐患等等。

近几年,我们见到了越来越多无人机厂商获得融资的新闻,这些被追捧的厂商往往都会在初期高调发布产品预告,通过媒体报道、宣传视频等方式强势进入大众的视野,比如Zano、3DRobotics、零度(ZEROTECH)、亿航(EHANG),甚至是被英特尔注资入股的昊翔(Yuneec)等。仿佛只要提到无人机,无论有没有技术基础的公司都能获得资本的竞相追逐。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无人机行业至少有74宗投资交易,共获得4.54亿投资,投资额和2014年同比增长了301%,如此疯狂的增长,可见一斑。

大致从2012年开始,以大疆Phantom一代机为代表的消费级无人机产品进入人们的视野,并由此带来了多轮无人机产品研发及投资热潮。从硅谷到纽约,很多风投把钱砸进了无人机公司,比如知名的KPCB,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还有ff Venture Capital。不仅如此,不少巨头也纷纷加入,开始投资无人机行业,比如Google,Intel,通用电气,高通。在如此火热的投资驱动下,2015年Zano、Lily炫酷概念演示吸引了全球TOP媒体争相报道和转载,但最后都以项目失败而告

无人机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每次看到一款新的无人机产品,或许大家第一反应会是,“它跟我的生活究竟有什么联系?”自从大疆“精灵”系列航拍无人机大获成功,民众脑中“无人机”这个概念已经从“强大的战争机器”被洗成了“高科技装X玩具”。其实,很多时候用户玩无人机,只是想在社交网络上告诉大家我拍了一个好看的独一无二的视频而已。

最近无人机行业有点火,继行业巨头大疆创新估值近百亿美元后,众多巨头纷纷涌入这个市场,运动相机霸主GoPro、小米、腾讯都以自主研发或者投资的方式入局。腾讯联手零度智控发布自拍无人机DOBBY、雷军为了小米无人机不惜直播卖萌……所有这些都说明无人机作为一个风口行业正在急速火起来,但是另外一个隐形的风口行业——手持云台却受到了忽视,在这个细分市场中,像智云、大疆创新等一系列巨头正在壮大。

前段时间,南理工的校园里总能看到几位同学顶着烈日,操控着一架飞行器干着什么,引得不少同学围观,也纷纷猜测议论。近日,一段传到优酷网的视频为我们揭开了谜底,画面中以“上帝视角”俯瞰了诸如第二运动场、喷泉广场、兵器博物馆等南理工标志性建筑,或掠过梧桐树梢,或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取景,图像清晰稳定,原来他们是在航拍南京理工大学。

8月3日下午,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发生6.5级地震后,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局长库热西当即指示有关司室、单位和云南省测绘地理信息部门迅速启动测绘应急响应,按照测绘应急保障预案,紧急出动无人机航拍,连夜赶制灾前灾后卫星影像图、行政区划图等图件。

4月20日13:30,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的航空遥感飞行完成第一架次飞行,获取40厘米高分辨率灾区遥感图像,于16:00传回第一批航空遥感数据。科技人员抓紧分析处理相关数据,获得了芦山县宝盛乡、太平镇灾情监测初步结果,以及地震影响人口及范围评估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