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科学城发布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创新引领发展专项申报指南,支持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共性基础技术和关键技术创新和突破。同时,对初创企业自动驾驶测试相关费用给予补贴。

日前,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有关人士透露,分布式光伏补贴今年有较大可能下调。

锂电板块如日中天的当下,动力电池企业“火箭式”的爆发增长,火红的涨停板背后,行业风险如影随行,那些动力电池企业的投资者们是否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呢?

新能源汽车补贴逐年退坡已是事实,在这种情况下,再取消购置税优惠政策将对市场带来很大影响,会大幅增加企业的生产成本、挫伤消费者的购车积极性,不利于新能源汽车推广。

到2020年将建设“四纵四横”城际电动汽车快速充电网络,新增超过800座城际快速充电站。新增集中式充换电站超过1.2万座,分散式充电桩超过480万个,满足全国500万辆电动汽车充换电需求。

我国光伏市场结构正逐渐由地面电站转向分布式光伏发电,家庭光伏出现井喷式发展。

近日,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实施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明确2017年到2020年光伏电站、风电建设规模分别为86.5GW、110.41GW。为有效解决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出现的弃水弃风弃光和补贴资金不足等问题,在严控部分地区新增建设规模的同时,要求加强电网接入和市场消纳条件落实,发挥跨省跨区特高压输电通道消纳可再生能源的作用。同时,开源节流,鼓励多措并举扩大补贴资金来源,并创新发展方式促进技术进步和成本降低,减少补贴需求。

近日,三安光电、华灿光电、鸿利智汇、德豪润达等多家上市企业陆续发出获得政府相关补助的公告,从已披露的信息看,获得的最高补贴金额高达1.25亿元。而获得补贴的原因也多种多样,有科技经费财政补贴;有招商投资补贴;有企业并购补贴;有产业发展补贴;有企业扩产增收补贴等。

随着可再生能源发展速度、规模的膨胀,补贴资金缺口呈逐渐扩大趋势。数据显示,去年年底,缺口达到了600亿元,今年3月份则显示已飙升至750亿元。这导致行业舆论认为,绿证或将取代运行多年的补贴机制。这“跑偏”的说法,给尚需政策扶植、“只差临门一脚”的清洁能源发展无异泼了一盆冷水。

5月17日,工信部发布了《关于2016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初步审核情况的公示》(以下简称《公示》),其中有12款新能源车型未能满足“累计行驶里程达到3万公里”的要求,没有通过审批。

自去年以来,储能越来越得到国家重视,各种储能文件不断出台,尤其是3月份国家能源局下发的《关于促进储能技术与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简称《征求意见稿》),更是为我国未来储能政策实施明确了路径。

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试行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及自愿认购交易制度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新能源发电一直被补贴缺口大、补贴发放不及时而困扰的局面或将出现改观。记者日前采访了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易跃春,他认为,随着政策宣传推广力度不断加大,全社会对“绿证”逐步认同,我国“绿证”自愿认购市场前景将非常广阔。

“十二五”期间,我国光伏装机年均增速178%,发电量年均增速219%,随之带来了补贴资金需求日益增长,需要通过调整优化光伏发电年度规模管理,疏导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缺口等措施保障新能源持续健康发展。

人工智能的迅速发展让机器人开始从实验室走进现实,与此同时新一轮投资浪潮也拉开帷幕。在新型机器人发展过程中,美国和中国大有赶超德国与日本的势头。

统计显示,去年全球乘用电动车的销量接近55万辆,其中我国的销量为20.74万辆,约占全球的37.7%。我国首次超过美国,成为2015年电动车销量最高的国家。工信部部长苗圩在上个月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预计,今年我国的新能源车仍然会呈现比较明显的增长。“今年我预计(电动车的销量)比去年还有一倍以上的增长。越来越多的企业,越来越多的产品,开始投入市场。”

西装革履,皮鞋擦得锃亮,刚退休不久的苏崇德曾任上海会通自动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他说起话来语速不快,但铿锵有力。不知何时起,这位从业40余年的机器人行业老兵,越来越不受这个火爆产业的“待见”。

步入11月,明年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开始为找工忙碌起来。东莞企业用工市场如何呢?据了解,如今,东莞企业已经从“季节性缺工”逐步演变成“常年性缺工”。企业人力资源部门负责人一致反映,员工流动大已成为企业缺工的主要成因。

“最近炒得火热的风电、光伏发电领域,张国宝直言,其补贴模式不利于可再生能源加快发展。” 国家能源委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张国宝在中国(北京)国际能源峰会开幕式暨第三届中国能源经济论坛上表示。

可再生能源发展在我国已经逐渐步入正轨,对于大多数可再生能源而言,政府补贴是其目前发展的保障。6月9日,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发表专栏文章称,必须权衡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关系,如果政府继续大量补贴,可再生能源的规模就不可能做大。

由全联新能源商会主办的“第八届中国新能源国际高峰论坛”于2014年6月7~8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以下是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发言文字实录:

国家能源局日前正式公布了第一批分布式光伏发电示范区名单,该批名单涉及7省5市、总共18个示范区项目。

近日,国家发改委公布 《分布式发电管理暂行办法》。要求电网企业根据接入方式、电量使用范围,提供高效的并网服务,此外,还鼓励企业、专业化能源服务公司和包括个人在内的各类电力用户投资建设并经营分布式发电项目,豁免分布式发电项目发电业务许可。

随着金太阳工程于2013年正式落幕,分布式光伏示范区登上舞台。

日前,国务院下发“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不仅将《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中光伏发电的目标从21吉瓦调整为35吉瓦,更明确了分布式发电、光伏电站建设和国际市场的递进发展思路。

近日,国家能源局在京召开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座谈会,研究分布式光伏发电发展具体措施,并对分布式光伏发电示范区建设工作进行部署。

“我们在制定发展新能源政策的时候,是否要避免这种一窝蜂的或者是过渡补贴的政策?”在6月19日举行的“绿色能源与我们的生活”论坛上,一位专家提出了这样的意见。

面对即将结束的节能补贴政策,据某家电连锁采购人员透露,过完年空调供应商就开始抬高报价,平均供货价大约上涨了两成。

记者获悉,自2009年起实施的金太阳工程今年或取消,代之以电价补贴的方法。业内有声音认为,此举可能导致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入不敷出,一些光伏企业则建议:“电价补贴和金太阳双轨并行”。

中国光伏产业进入重新洗牌期,德国华人新能源协会的专家学者纷纷为破解困局支招。

近日,国家发改委向部分政府机构、相关光伏发电企业下发《关于完善光伏发电价格政策通知》的意见稿,拟将1-1.15元的光伏电站上网电价下调为 0.75-1元。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员王斯成近日透露,分布式光伏发电的电价补贴政策方面,多家权威机构对此前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征求意见稿提出了修改建议,这些建议有望最终反映到正式出台的政策文件中。

目前光伏电站之所以发展较快,很大原因上是此前国家补贴维持在较高水平,而在光伏产业不景气之时,突然下调单位补贴政策,很多促使光伏企业退出潮的出现。

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对节能环保行业的补贴和奖励力度不断加大。记者粗略梳理了目前针对节能环保行业的财政支持政策,达到15种之多,涉及多个部门,发改委、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工信部等,还包括各地方政府相关部门推出的项目奖励和扶持。

日前,国家发改委网站发出通知,将根据《可再生能源发电价格和费用分摊管理试行办法》和《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收入调配暂行办法》,对2010年至2011年4月的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及发电接网工程进行补贴。

 «   1   2   »   共56条/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