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可以找:

近日,业界刷屏朋友圈的一份5G相关报告预期,到2035年,5G普及带来的影响将超越现有技术、平台和行业的能力并推动其发展。而在近日,伴随3月份巴塞罗那即将举办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 2017,各大厂商也纷纷召开媒体会议,预热在5G相关领域的布局;三大运营商最新运营数据也显示,中国的4G用户渗透率再提升,4G进程已近尾声;另据相关国际标准组织工作计划,2018年首个版本的5G标准有望正式发布。这一切都表明,5G真的来了!

第五代移动电话行动通信标准,也称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英语缩写为5G。与4G相比,5G具有更高的速率、更宽的带宽、更高的可靠性、更低的时延等特征,能够满足未来虚拟现实、超高清视频、智能制造、自动驾驶等用户和行业的应用需求。目前5G还处于规划阶段,概念和技术未形成统一的标准。我国正大力开展5G技术与产业化的前沿布局,在多个领域取得了积极进展,为抢占5G发展先机打下坚实基础。

中国通信市场在2016年度过了相对平淡的时光,大多数时候都不被人关注,甚至于在3.15晚会上都第一次被忽略不计,但面对万物互联的大变革,每一个运营商人和通信产业的从业者却从来都没有停止思考,更没有停止前进的步伐。

战略性新兴产业代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方向,是培育发展新动能、获取未来竞争新优势的关键领域。“十三五”时期,要把战略性新兴产业摆在经济社会发展更加突出的位置,大力构建现代产业新体系,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我们正进入一个万物互联(IoT)的时代,NB-IoT因其低功耗、大覆盖等优势成为蜂窝网络产业应对万物互联的一个重要机会。无论是运营商大咖,还是设备商巨头,纷纷展示了完整的物联网解决方案和在不同垂直行业的应用。未来已来,NB-IoT在标准、技术、生态布局都已经整装待发,最好了改变世界的准备。

在刚刚结束的中国电信智能生态暨终端产业峰会上,800MHz LTE再度引发业界关注。

12月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通过了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十三五”发展规划,要求瞄准全球科技前沿,聚焦产业升级、民生改善、生态治理等重大需求,强化资源集成和协同创新,动员社会资本等各方力量参与,加快推进集成电路、新药创制等重大专项。此外,李克强还指出要开展5G关键技术研发和产业化,推动信息技术更好服务经济升级和民生改善。那么,5G通信技术还存在哪些问题,在产业扶持中政府又应该注意什么呢?

近日,中国华为推荐的PolarCode(极化码)方案在3G PPRAN 187次会议关于5G短码方案讨论中获得认可,成为5G控制信道eMBB场景编码的最终解决方案。而中兴等中国公司也有参与此次Polar解决方案。但是,业内人士认为,在推行5G技术上,华为以及国内企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将唯一可识别的设备连接到网络上,使他们之间可以通过这张网络相互通信,这就是传说中的物联网。如果你经常上网,也许就会发现一些与之相关且略带讽刺意味的图片或者小短片。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4月19日在网络安全与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及10月9日在中央政治局第36次集体学习时重要讲话精神,10月26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信息司、中国科学院信息技术科学部主办的“信息科技与经济发展”技术科学论坛在北京成功举办。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指出,通信网络技术发展呈现四大趋势。

量子通信是利用量子纠缠效应传递信息的通信方式,作为量子论与信息论相结合的新型通讯方式,以其绝对的安全性为信息安全带来了革命式的发展。海森堡测不准原理和量子不可复制原理为量子通信的绝对安全性提供了理论基础。量子通信按传输信道分为量子隐形传送和量子密码通信(目前应用最成熟)。

经过两年时间的发展,我国目前4G用户数已经达到5.9亿,比欧美总和还要多。然而,4G网络日益普及,不少使用4G的用户“吐槽”4G信号强度不尽如人意,甚至有时候比3G信号弱:只能在阳台接电话,微信朋友圈打不开、视频看起来总是“卡壳”、抢红包总是慢人一步,暑期出国游手机成“砖头”……

在智慧城市建设中,路灯物联网通信网络可被称为最常见却是最重要的城市基础设施,担当了智慧城市建设中的关键枢纽角色。近日,全球物联网先行者银泉网络(Silver Spring Networks),凭借IPv6+Mesh组网规模及通信可靠性,被阿拉贡研究(Aragon Research)评为“2016年全球最受欢迎的物联网供应商”。

电信运营商的转型脚步近来越发加快了。近期,中国电信(微博)和中国联通(微博)继中国移动(微博)后,宣布取消长途漫游费。8月19日,由中国电信综合平台主办的2016流量开放合作大会上,运营商转型战略受到与会者关注。2010年后,移动互联网大潮呈现势如破竹之势,三大运营商的传统语音业务不断萎缩,转型之声便不绝于耳。

工业4.0战略的愿景是解决能源消费等社会问题。在工业化进程中,每个国家都毫无例外地遭遇过经济发展、资源利用和环境保护之间失衡,德国亦是如此。“工业4.0”战略中,体现了德国政府对环境与能源问题的重视。

7月14日,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宣布,美国政府将拨款4亿美元,支持“先进无线通信研究计划”的实施,称美国已经在第五代移动网络领域取得了实质性进展。美国此举,让全球通信产业聚光灯又打在5G上。业界认为,2016年将成各国决战5G标准之年。

思科的预测是,全球物联网的市场规模在2022年将会达到14.4万亿美元。具体分布则是:3.7万亿美元来自改进用户体验,3万亿美元来自缩短上市时间,2.7万亿美元来自供应链环节和后勤,2.5万亿美元来自缩减开支,2.5万亿美元来自提高员工生产力。

美国科技网站TheVerge对Facebook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进行了历时45分钟的专访。在访谈中,扎克伯格除了重点推介约一个月前完成首航的无人机Aquila,还对Facebook公司未来十年的发展提出展望。

据国外媒体报道,ParksAssociates预测,Wi-Fi与其他连接技术将束缚美国的移动数据收入增长,至少未来几年情况会如此。

中国将于8月发射全球首颗量子卫星,展示防黑客通信和量子传输等一系列先进技术。

全球的运营商与厂商都将2020年作为5G商用的关键节点,意味着未来5年移动通信网络将迅速产生跨越式的发展与颠覆性的改变。

近日,“2016世界移动大会”、“GSMA全球终端峰会上海峰会”、“GTI(TD-LTE全球发展倡议)峰会”等世界通讯业重头会议在上海相继落下帷幕。会议期间,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联手国内外众多通讯运营商和通讯终端龙头企业携最新产品和创意亮相。

首届全球5G大会召开,多方多国协力推动5G创新 第一届全球5G大会当日在京召开。大会由我国5G推进组联合欧盟5GPPP、韩国5G论坛、日本5GMF和美国5GAmericas共同主办,以“构建5G技术生态”为主题,旨在引导全球统一5G技术标准形成,促进全球5G产业及应用发展。

无论是美国还是欧盟,企业家还是科学家,都对量子计算寄予厚望。欧盟在今年4月份刚宣布了10亿欧元的量子项目。谷歌以及微软等公司也在高调宣布投入量子计算。

当4G发展步入常态甚至有点老生常谈的时候,5G却已不再陌生,早就按部就班的步入正轨,通信圈好不热闹。目前,关于5G关键性的频谱问题逐渐明晰并且开始确定化,路线时间表也逐渐浮出水面,甚至国内的运营商也开始了有步骤的5G推进路线。

目前全球5G呈现加快发展态势。在关键的频谱上,5G研发试验首先将部署的是低频段。目前在IMT-2020(5G)推进组正在研究的频段, 包括3.3—3.4、4.4—4.5、4.8—4.99,其中3.3—3.6频段已经定为进行5G的试验频段。

2016年将成5G标准的元年,与3G、4G时代的多个标准并存不同的是,5G有望实现全球统一标准。然而现阶段的标准制定亟需确定低频与高频、移动宽带与物联网应用的标准工作优先级这两大关键问题。随着中国通信领域企业的快速崛起,以及巨大的用户规模和市场潜力的存在,中国将在5G时代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

由我国IMT-2020(5G)推进组联合欧盟5G PPP、韩国5G论坛、日本5GMF和美国5G Americas共同主办的第一届全球5G大会(Global 5G Event)今天开幕。

无线接入网络(RAN)市场这一概念包括基站(宏基站和小基站)、网关、控制器和软件等多方面在内。RAN投资一般占据移动运营商总资本支出的18-20%。Ovum表示,RAN基础设施收入经历过增长,也遭遇过下降。在2016年,RAN市场可能将进入一段下滑时期。在旧技术上面的投资正在下降,如GSM、WCDMA和CDMA。同时,虽然LTE投资依然在增长,但其增长速度并不足以抵消这些旧技术投资的下降。

“在信息安全方面有很多瓶颈问题,像斯诺登事件告诉我们,在传输线路中可以进行光缆的无感窃听,黑客的攻击无所不在。”潘建伟表示,量子是物质的最基本单元,能量的最基本携带者,具有不可分割性,因此量子不可复制。第二次量子革命,可以用于安全通讯,实现通信加密计算能力的飞跃。

近日,工信部组织开展“宽带中国媒体行”活动,赴四川成都、绵阳、阿坝等地调研,考察四川宽带建设、光纤入户、普遍服务等情况。同行的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表示,去年固定宽带方面最主要的工作是光纤改造工程,自四川率先建成全国首个“全光网省”起,到今年年底,我国光纤用户占宽带用户总数年内基本可以达到80%,有望成为世界第一。

随着互联网、物联网的蓬勃发展,“宽带中国”战略逐渐落地,作为通信基础网络的主要载体,我国的光纤光缆产业迎来了较快发展。但是,由于市场竞争的加剧,光纤光缆产能过剩的局面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那么中国光纤光缆行业现状如何,有哪些症结,出路又在哪里?5月10日,记者独家专访了我国光纤通信技术的主要奠基人,被誉为“中国光纤之父”的武汉邮电科学研究院高级技术顾问,中国工程院院士赵梓森和相关产业负责人。

我国以特高压电网为骨干网架、各级电网协调发展的坚强电网为基础,利用先进的通信、信息和控制技术,构建以信息化、自动化、数字化、互动化为特征的统一的坚强智能化电网。

伴随着4G规模商用的稳步推进以及移动互联网应用的蓬勃发展,移动通信产业从经营话务量转为经营数据流量。可以预见的是,未来数年移动数据流量都会处于上行通道。然而,增长并不是发展的全部。与增长相伴随的,是“流量经济”效应发挥作用,是电信运营商针对流量的精耕细作。

物联网时代渐行渐近。物联网应用的不断落地,必将带来联接数量的暴增。相关预测显示,到2025年全球物理联接数将达到1000亿,增长幅度超过10倍,而虚拟联接将达到万亿,增长幅度将达100倍。物理联接与虚拟联接在数量上的爆发性增长将引发质变,引领人类社会走向全联接的世界。

5G进程再次提速。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在近日举办的“5G技术与测试研讨会”上指出,今年以来,5G呈加快发展的趋势。今年2月份,ITU启动了5G技术评估工作,3GPP也在今年年初全面启动了5G标准的研制,2018年将完成第一个版本的标准。目前,在IMT-2020 5G推进组的组织下,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无线测试规范的制定工作。

近期的Wi-Fi技术发展可说是有愁困与斩获并存,稍愁困的是,若单纯以追求传输率而言,2016年仅有IEEE 802.11ac Wave可以期许,接替11ac的新标准11ax有可能要至2019年才能登场,即便乐观看待,每次新速率标准未定案前的2年,草拟版标准就会先开跑,也必须要到2017年才有话题。

不仅速度更快,还会深刻影响我们的生活——“十三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积极推进第五代移动通信和超宽带关键技术研究,启动5G商用。5G到底能给我们带来什么?离我们还有多远?

无论是2015年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和“互联网+”,还是今年迅速走红的供给侧改革,都与通信业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性产业,通信业在衔接供给侧和需求侧、减少供需矛盾、促进有效供给等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由此,有声音呼吁运营商以更低的成本提供更优质的网络服务,而这事实上就是去年我国政府提出的“提速降费”。

知情人士称,运营商在采购时对资质做要求,就容易把项目批给指定企业。而这些甲级公司拿到项目之后,往往又会转给那些乙级、丙级的企业,甚至会出现层层转包。此外,中小企业也常常挂靠有资质的甲级企业参与投标,但需向后者缴纳高达每个项目价的15-30%作为挂靠管理费,后者堪称“红顶中介”。

 «   1   2   3   »   共91条/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