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2030年新能源利用国际与国内行动目标,中国使用10%的光伏清洁能源供应,年供应电量9600亿度,光伏总装机达8亿千瓦。

近日,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建立光伏电站开发市场环境监测评价体系(试行)的通知》。根据通知,国家能源局首次建立了一个光伏电站开发市场的环境监测和投资引导体系,在全国3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行政区域开展了光伏电站投资开发市场环境监测评价。监测评价指标体系由风险类指标和竞争力指标组成。评价等级分为:绿色、橙色和红色。

曾经,我国光伏产品90%以上出口海外;如今,本土市场已成为企业主攻方向,海外战略从单纯卖产品向海外设厂、建设电站加速升级。

随着全球用电设备的数量急剧增长,用电需求不断上升,而煤炭、石油、天然气等能源的减少使用,促使各国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的需求持续上升。与此同时,太阳能光伏发电技术的日益成熟与光伏发电产品的持续供应替代了全球部分传统能源的供应,太阳能光伏市场迅速拓展开来。

7月1日起,我国新建光伏电站开始执行2017年度标杆电价,即三类资源区电价分别下调至0.65、0.75和0.85元/千瓦时,比2016年度标杆电价每千瓦时大幅下调0.15元、0.13元、0.13元。但值得注意的是,新标杆电价仍大幅高于国内煤电、核电、风电、水电价格,更是远超同期国际光伏发电项目。

尽管中国光伏无论是在制造业还是在电站装机方面都已是全球市场老大,但综合来看,中国光伏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显然仍存在不小的疑问。

 水上漂浮光伏电站位于安徽省淮南市,利用采煤塌陷区的闲置水面建设,总投资约2亿元,预计年均发电量为2300万度。

自2014年我国光伏电站建设启动规模管理制度至今经历了光伏电站的大规模爆发,从西北五省的大规模装机到限电、从单一的地面电站到光伏+创新、从西部到中东部的区域转移,这三年,尽管出现了大量的“未批先建”,但总的来说,基本都是以国家能源局每年度下发的光伏发电建设实施方案作为规模建设的依据执行。

2014年之前,我国光伏项目审批实行核准制,各省能源局核准的项目即可获得补贴,即光伏电站建设指标的审批权在省里。当年,青海省政府批的最大一个项目规模达200MW。

强化光伏电站建设前的精细化设计和设备的合理选型,对于有效提高光伏电站的发电收益、进一步降低光伏发电度电成本显得越来越重要。

在这一连串的数字前面,再加上各种眼花缭乱的形容词、修饰词,时不时曝出的光伏电池转换效率纪录冲击着人们的眼球,更展示着人类对光电粒子得心应手的驾驭能力:看吧,人类全部利用太阳能的时代就在眼前!

光伏电站多发的故障之一是遭遇雷击。本文将详细介绍雷击对光伏发电设备的影响和对策等。

光伏发电具有显著的能源、环保和经济效益,是最优质的绿色能源之一。农村有大量的可用屋顶,包括自有住宅、疏菜大棚、鱼塘等,农村往往处在公共电网的未稍,电能质量较差,在农村建设分布式光伏系统可提高用电保障和电能质量。很多农民朋友也想充分利用农村的优势,大力发展光伏发电产业,但是他们对光伏发电的了解很少,下面就农民朋友平时咨询的问题作一个概述。

“十二五”期间,我国光伏装机年均增速178%,发电量年均增速219%,随之带来了补贴资金需求日益增长,需要通过调整优化光伏发电年度规模管理,疏导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缺口等措施保障新能源持续健康发展。

2015年我国光伏电站装机容量已经达到了43GW,但按照国家规划,“十三五”时期我国太阳能光伏电站累计装机量应达150GW。经历了多次“过山车”的中国光伏产业,到底如何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4月13日至14日举行的“2016德国莱茵TüV质胜光伏盛典”上,业内人士给出的答案是:中国的光伏产业仍然是一个朝阳产业,实现预定目标没有问题。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勃华认为,我国将在2020年完成装机150GW的目标,2030年累计装机达到400~450GW。

2015 年,中国问鼎全球光伏发电装机容量最大的国家,累计装机容量超过43GW。预计“十三五”期间还将保持每年15-18GW 的新增装机。以每瓦投资成本7元计算,预计2016年进入光伏电站开发的投资资金将超过千亿元。但是,光伏电站投资中风险重重、大浪淘沙,大量资金如何更理性地选择投资标的?

近日,全国首个分布式光伏电站户外实验电站即将启动。据悉,该实验电站规划装机容量6MW,将形成不少于30家主流光伏组件、逆变器等核心产品的长期户外发电量监测数据。

跃升全球最大光伏应用市场,光伏装机世界第二,分布式光伏遍地开花……经过数年的产业调整升级,伴随着国家各项利好政策的助推,中国光伏产业通过技术创新,重新发掘国内外市场,再次确立了全球领导地位。

在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主办的“2015年上半年光伏产业发展与下半年展望”研讨会上,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勃华指出,今年上半年,我国光伏新增并网容量7-8GW,同比增长近30%。光伏企业盈利情况明显好转,多数企业扭亏为盈。同时,光伏应用呈多样化融合发展趋势,如光伏与扶贫、农业、环境、气候结合等。

未来的产业格局将从“能源+互联网”进化为“能源互联网”,类似远景这样兼具能源和互联网基因的平台式企业,最有可能成长为能源互联网大时代的BAT,甚至可能对BAT产生跨界威胁。在“互联网+”时代,一切皆有可能。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不在于过去成功经验的重复,而在于对于未来大趋势的精确把握。

新能源产业建设是新时期国家发展的关键项目。本月上旬,国家能源局下发通知,正式将2015年全国光伏电站新增建设规模正式调整为17.8GW,这将促进我国新能源建设全面进入光伏时代。

光伏产业目前已经成为我国继高铁之后的又一张产业名片,在全世界范围都处于绝对的领跑地位。然而,在欧美双反、世界范围内的产能过剩等影响下,光伏上游制造业处于艰难复苏的边缘。

光伏电站的开发需要进一步开拓思维,转变观念,为解决光伏电站建设的土地限制问题,光伏电站可与现代高效农业相结合。

目前光伏电站的存在前提是国家补贴,是非完全市场化的,伴随相对成本的降低和相关技术的提高,光伏电站终将无需补贴从而迎来完全市场化的运作。当前,德国等欧洲国家在一定条件下正在做到光伏发电平价上网,而中国已将这一时间确定为2020年。尽管平价上网不是光伏电站完全市场化运作的全部前置条件,尽管还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但来自各方面的信息显示,这个时代到来的时间表正在变得越来越清晰。

通过银光闪闪的光伏板组,太阳能就能被转化为电能,零耗能而且清洁环保,这比烧秸秆和燃气更加便利、清洁。正在此间举办的中国国际能源产业博览会上,多位受访专家看好这种新型绿色能源在中国农村地区的应用。

9月10日,在青岛举行的第八届光伏国际联盟CEO高峰论坛上,青岛昱臣智能机器人有限公司发布了国内首台新一代光伏组件清洁智能机器人新产品,该产品具有适应高海拔作业、行走性能优越、无水清洁等八大优势,是一款低耗能、低排放的环保节能机器人产品。

国家能源局今年出台了光伏装机规划,14GW电池板将在中国各地安装,其中8GW用于分布式光伏,成为装机容量增速最快的新能源,是2013年数量的两倍。然而,在迅速攀升的装机规模下,产品质量参差不齐,部分企业不按标准生产,不曾认证,并存在以次充好,产品标准不健全等问题。

过去的2013年,我国国内光伏市场有了突破式的发展,全年装机容量实现1292万千瓦。这令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确信,国内光伏制造业的发展要以强有力的国内市场做支撑。

光伏电站的总体发展方向是由集中式光伏发电逐渐向分布式光伏发电过渡。基于这一判断,李河君认为,未来的世界将以分布式发电为主,大规模集中发电只是补充。不过,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之初,大规模集中发电还是非常有必要的。作为新能源革命的主力军和开路先锋的光伏发电,在替代化石能源的过程中将起到不容忽视的作用。

2014年2月12日,李克强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以"研究部署进一步加强雾霾等大气污染治理"为主线,重点提出加快能源结构调整(新能源),实施跨区送电项目,完善购买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政策,大力支持节能环保核心技术攻关和相关产业发展等内容。

自2013年以来,我国陆续出台多项利好政策扶持分布式光伏电站的发展。随着光伏电站不断发展,融资难题逐渐显著,成为光伏电站开发商仍遇到无法回避的障碍。对此,政府、开发商、金融机构应齐合力,共同化解分布式光伏电站融资难题。

近日,阳光电源与西宁经济技术开发区东川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签署合作协议,公司拟投资设立“兆瓦级光伏逆变系统项目”公司,从事光伏产业逆变系统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项目计划总投资2亿元。

业内普遍认为,近几个月的地面电站抢装潮带动了这轮全行业回暖。而随着年底将至,这轮地面电站施工即将步入尾声,而分布式光伏项目的政策吹风又集中涌现。新能源行业分析师表示,在多项政策扶持下,分布式光伏明年将迎来400%增长,或接替这一轮抢装潮掀起新一轮光伏应用。

金融是货币流通和信用活动以及与之相联系的经济活动的总称,指资本市场的运营,资产的供给与定价。笔者以为金融是产业的高级阶段,特别是光伏这样规模经济的产业。

11月6日,由中国光伏产业联盟主办,青海省经济委员会承办,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信息司指导的光伏产业发展与产品质量控制研讨会在西宁召开。

把屋顶的阳光利用起来,转化成电能,除了给自家供电,还可以卖给国家——在中国,这一“天方夜谭”正在成为现实。

目前最适合中国光伏企业发展的市场就是国内市场,而从短时间来看大型光伏项目的大型订单的机会要高于分布式电站操作建设。因此,这次国内电站的春天会持续时间相对较长,保守估计应该至少在一年以上,伴随2014年各项政策的陆续到位,国内光伏电站市场将出现井喷式发展。

9月12日,在上海举行的一场光伏投资说明会上,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表示,“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由于小型、分散、手续繁杂,开发的问题比较多,所以大型国企介入存在困难,这为民企进入提供了大好时机。”

自2011年,全球光伏产业由于供求严重失衡,开始步入持续的低迷。由于全球第一大光伏安装市场德国削减补贴以及第二大光伏市场意大利政策不明朗,欧洲光伏安装几乎处在停滞状态,装机容量环比出现大幅下降,组件价格也连续暴跌。

近日,上海仪器仪表行业协会第六届理事会第五次理事长会议在上海安科瑞召开。

 «   1   2   3   »   共81条/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