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悉,今年3月,国家能源局印发了《指导意见》,首次明确了储能在我国能源产业中的战略定位,提出未来10年储能领域的发展目标并强调了储能的五大任务。可以说,从最初的蹒跚起步到后期资本的相继布局,中国储能产业的发展距离真正爆发仍缺乏“临门一脚”,而《指导意见》能否促使行业形成突破,值得期待。

欧盟委员会近日发表声明称,三家欧洲汽车电池回收行业领军企业违反了垄断法,因一致压低买入价格和抬高卖出价格获利,而“吃”了6.8千万欧元的罚单。

国家能源局近日发布的《太阳能发展“十三五”规划》显示,到2020年底,太阳能发电装机达到1.1亿千瓦以上。其中,光伏发电装机达到1.05亿千瓦以上,光热发电目标为500万千瓦。业内人士称,“十三五”期间将是太阳能产业发展的关键时期,主要在于推动产业升级、降低成本、扩大应用,实现不依赖补贴的市场化持续发展。随着政策向分布式光伏倾斜,分布式应用将快速放量,“光伏+”综合利用工程将成为重要途径。

有效推进能源革命是面对能源供需格局新变化、国际能源发展新趋势、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重要基础和根本方向。能源互联网作为具有开放、互联、共享、对等特征的新型能源利用体系,将颠覆传统能源供需模式,形成能源产业新常态,对推动能源革命进程具有重要意义。

储能已成为新涌现的关键投资领域,来自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全球储能行业将增长14倍。作为电力企业,应该思考,是否应在2025年前投资于储能系统。答案是肯定的。

股神巴菲特的一举一动都受到投资界的高度关注。一年一度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会更是市场的焦点。巴菲特在今年“致投资者的信”中列举了电力公用事业面临的一些新的风险。巴菲特称,可再生能源正把传统公用事业公司“懒散”的运营模式逼向激烈竞争的环境。

光伏电站的总体发展方向是由集中式光伏发电逐渐向分布式光伏发电过渡。基于这一判断,李河君认为,未来的世界将以分布式发电为主,大规模集中发电只是补充。不过,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之初,大规模集中发电还是非常有必要的。作为新能源革命的主力军和开路先锋的光伏发电,在替代化石能源的过程中将起到不容忽视的作用。

自2013年以来,我国陆续出台多项利好政策扶持分布式光伏电站的发展。随着光伏电站不断发展,融资难题逐渐显著,成为光伏电站开发商仍遇到无法回避的障碍。对此,政府、开发商、金融机构应齐合力,共同化解分布式光伏电站融资难题。

根据相关报道,这18个示范区项目建设将于2015年全部完成,总装机容量达1.823吉瓦,其中2013年开建749兆瓦。而最为关键的是,透过此次通知,管理层已基本将分布式光伏补贴额定为了0.42元/度。

近日,国家发改委公布 《分布式发电管理暂行办法》。要求电网企业根据接入方式、电量使用范围,提供高效的并网服务,此外,还鼓励企业、专业化能源服务公司和包括个人在内的各类电力用户投资建设并经营分布式发电项目,豁免分布式发电项目发电业务许可。

分布式发电倡导就近发电,就近并网,就近转换,就近使用的原则,不仅能有效提高同等规模光伏电站的发电量,同时有效解决电力在升压及长途输送中的损耗问题。

近日,财政部下发《关于清算金太阳示范工程财政补助资金的通知》,意味着实施4年的“金太阳”工程即将结束,这一消息也透露出我国光伏分布式发电即将采用度电补贴。

随着初裁结果日益临近,关于欧盟对华光伏产品将征收高额惩罚性关税的传闻早已甚嚣尘上。而无论欧盟通过提案的消息是否得到官方确认,按程序目前该提案的正式磋商进程已经启动,一旦6月5日发布反倾销初裁决定的正式公告,征税期将长达5年。

智能配电网具有自愈功能,可快速定位故障并采取正确的措施,恢复停电区域的供电,可减缓或消除分布式发电接入时对电网产生的影响。

从19日举行的2012光伏发展新思路论坛中了解到,在欧美相继打出“双反”牌之后,快速打开内需市场,成为国内光伏业未来发展的希望。

2010年来欧洲光伏热潮逐渐退去,光伏政局也在悄然发生变化,昔日功成名就、尝尽甜头的光伏企业,如今却备受债务、信贷的危机,不久前美国商务部对华太阳能电池实施反倾销反补贴又落下定音,对光伏企业而言犹如雪上加霜。

美国、欧洲和日本在先进的分布式发电基础上推动智能电网建设,为各种分布式能源提供自由接入的动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