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主任吴季说,专项一期部署的“悟空”等4颗卫星四发四捷,已经或正在产出系列的基础科学重大原始创新成果,实现了一大批国际领先或先进的空间技术突破,极大地提升了中国在空间科学上的国际声誉。

这么多年来,它去过中国南海、东太平洋、西太平洋、西南印度洋、西北印度洋、马里亚纳海沟、雅浦海沟七大海区,作业地形包括海山、冷泉、热液、洋中脊、海沟、海盆等典型海底地形区域,可以说见过很多世面了。

世界首条量子保密通信干线——“京沪干线”9月29日正式开通;结合“京沪干线”与“墨子号”的天地链路,我国科学家成功实现了洲际量子保密通信。这标志着我国已构建出天地一体化广域量子通信网络雏形,为未来实现覆盖全球的量子保密通信网络打下坚实基础。

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悉,国家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技术验证及应用示范项目近日在该校顺利通过技术验收,专家组认为项目已完成了预期的技术验证和应用示范任务,具备开通条件。

墨子“传信”、神舟飞天、高铁奔驰、“天眼”探空、北斗组网、超算“发威”、大飞机首飞……五年来,中国科技全方位突破,创新“高原”之上开始耸立起重大尖端科技“高峰”。

8月10日,中国完全自主研制的世界上第一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再次刷屏。科学院院长白春礼对此大力称赞道,这标志着中国量子通信研究在国际上达到全面领先的优势地位。毋庸讳言,这意味着中国国产高端仪器产业或将迎来一个全新的发展契机。

中国科学家在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上完成了一项特殊实验:从地面到太空的量子隐形传态。这也是“墨子号”最难做的一项实验,它还常常被人联想到科幻电影《星际迷航》中的超时空传输。它们是一回事吗?

30岁成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最年轻的教授,两年后又获得欧洲物理学会为量子光学领域青年科学家设立的最高荣誉——菲涅尔奖。陈宇翱的成长速度实际上折射的是中国量子研究的进展速度。“中国的量子通信技术已全面领先于世界。”在接受本报采访时,陈宇翱说,“并且,中国量子通信商业化处于快速发展阶段。”

记者从中国科学院了解到,我国发射的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圆满完成了4个月的在轨测试任务,已经正式交付用户单位使用。

2016年8月16日1时40分,我国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成功将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发射升空。这将使我国在世界上首次实现卫星和地面之间的量子通信,构建天地一体化的量子保密通信与科学实验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