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7月16日,我国第一枚捆绑式运载火箭“长征二号E”(俗称“长二捆”)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将一颗巴基斯坦科学试验卫星送入了预定轨道。“长二捆”的运载能力几乎比“长征二号C”翻了两番,它的成功首飞着实让世界吓了一跳。

这些年,中国各方面科技水平都在大踏步前进,不过一直有一个核心痛点,那就是发动机跟不上。

是不是一群技术人员隔着大屏幕,看着发射场上矗立的火箭,倒数着3,2,1后,火箭与发射塔架分离,缓缓升空。

天路迢迢,星河漫漫。是什么神秘的力量,让一颗颗被送上太空的卫星,能够在轨运行;哪怕偶尔偏离,也能“迷途知返”;一旦发生故障,还能得到及时抢救?又是什么神秘的力量,能一次次精准预测返回舱降落地点,为数万公里的路程护航,成功带着宇航英雄平安踏上回家路?这种力量,来自于庞大的航天测控网。

2017年7月2日19时23分,在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发射的长征五号遥二火箭升空后飞行出现异常,发射任务失利。

提到埃隆·马斯克,笔者总会想到电影《钢铁侠》,在我看来,这个男人简直就是现实版的托尼·斯塔克。这可不是信口开河,想想看,他打造了世界上最酷的电动车、最酷的可回收火箭,还有最高时速超1200公里/时的超级隧道,埃隆·马斯克一直在尝试将科幻电影中的画面变成现实。而如今,他又将造出世界上最大的“超级电池”。

刚飞出地球后不久,它就被遗落在“半路”上。

7月2日19时23分,中国在文昌航天发射场组织实施长征5号遥二火箭飞行任务,火箭飞行出现异常,发射任务失利。目前,相关单位正在对故障原因进行调查分析。

2017年7月2日,我国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组织实施长征五号遥二火箭飞行任务,火箭飞行出现异常,发射任务失利。后续将组织专家对故障原因进行调查分析。这当然是一件憾事,不过对我来说,在某种意义上也完全在预料之中,所以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工程的第二发试验箭——长征五号遥二火箭,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完成技术区相关工作后,垂直转运至发射区,计划于7月2日至5日择机发射。其搭载发射的实践十八号卫星,将验证东方红五号新一代大型卫星平台关键技术,并开展多项新技术在轨验证工作。

6月15日11时00分 ,我国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采用长征四号乙运载火箭,成功发射首颗X射线空间天文卫星“慧眼”。该卫星工程是国防科工局牵头组织实施的重大空间科学任务,将显著提升我国大型科学卫星研制水平,填补我国空间X射线探测卫星的空白,实现我国在空间高能天体物理领域由地面观测向天地联合观测的跨越。

从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获悉,当日19时07分,天舟一号货运飞船与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成功完成首次推进剂在轨补加试验,标志天舟一号飞行任务取得圆满成功。

全国各地的中小学生在教室里操纵天上的卫星,将不再是天方夜谭。4月23日,由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和中国教育学会主办的“中国少年微星计划”公布了最新进展,首颗由全国中小学生共同创意、设计并动手组装的立方体卫星“少年星”,计划于今年8月16日在搭载运载火箭进入太空,并将按照教育共享卫星的模式,向全国所有的中小学和青少年教育机构开放。

天舟一号发射进入倒计时,文昌航天发射场“01”号指挥员王光义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发射场系统已做好充分准备,有能力有信心确保“零窗口”发射取得成功。

在海南文昌发射场测控系统,一群“90后”科技工作者在经历了长征七号、长征五号运载火箭首飞任务的历练后,已成长为给“天舟”保驾护航的“主力军”。

如果仅仅因为一颗卫星朴实的名字而忽略它,那可能要留下误将璞玉认作普通石头的遗憾了。实践十三号就是这样一颗卫星。

4月12日19时04分 ,我国首颗高通量通信卫星——实践十三号卫星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升空。这是我国迄今通信容量最大的宽带卫星,也是国内首个应用电推进技术的卫星,同时也是东方红三号B平台全配置首发星,设计寿命15年,创下国内通信卫星技术的多个“首次”,将使我国通信卫星能力实现重大跨越。

3月11日,发射天舟一号的长征七号运载火箭运抵海南文昌发射场,而在遥远的北京,中国航天的未来发展也牵动着全国两会每一个航天领域代表委员的心。

不久前,美国第八次成功回收火箭的消息成为航天热点。中国的“可回收火箭”研发进展如何?技术有何不同?来自航天系统的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2日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独家揭秘中国正在预研和论证的新型火箭技术。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7日发表的《2016中国的航天》白皮书指出,未来五年,我国将加快发展卫星应用产业。同时对我国的火星探测计划做出明确,我国2020年将发射首颗火星探测器。

22日23时24分,在长征三号丙运载火箭的托举下,天链一号04星挺进浩瀚苍穹。它将接替我国首颗中继卫星天链一号01星,实现我国中继卫星系统的更新换代。

我们知道,为人脑捕捉信息的是眼、鼻、耳、口、手等各类感觉器官,而为火箭“大脑”捕捉信息的,就是箭上的各类传感器件。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九院研制的代表性产品,就是被誉为航天器“眼睛”的惯性器件。

8月初,发射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的长征二号FT2火箭及发射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的长征二号F遥十一火箭,安全运抵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场,开展发射场区总装和测试工作。这标志着我国新一轮载人航天任务正式进入发射准备阶段。

2016年8月16日1时40分,我国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成功将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发射升空。这将使我国在世界上首次实现卫星和地面之间的量子通信,构建天地一体化的量子保密通信与科学实验体系。

先生,不仅是一种称谓,更蕴含着敬意与传承。可堪先生之名者,不仅在某一领域独树一帜,更有着温润深厚的德性、豁达包容的情怀,任风吹雨打,仍固守信念。在市场强势奔袭的时代,先生们还需耐得住寂寞、挡得住诱惑,为后生晚辈持起读书、做人的一盏灯。中国之声推出特别策划《先生》,向以德行滋养风气的大师致敬、为他们的成就与修为留痕。

国防科工局总工程师、国家航天局秘书长田玉龙日前透露,根据我国正在制定的深空探测长期发展路线图,未来我国将实施月球南北极着陆探测,并通过国际合作,开展月球科考基地的建设,为载人登月做技术储备。未来5~10年,我国航天将加快实施以火星探测为重点的深空探测工程,启动研制我国重型运载火箭工程,加速推进天地一体化信息网络、空间飞行器在轨服务与维护系统等航天重大项目实施。

全国政协委员、航天科技集团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原党委书记梁小虹2日表示,“十三五”期间,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将继续凭借高可靠性、高密度发射能力及高性价比的特质,探索“航天制造”向“航天智造+服务”的转型路径和商业运营模式,打造中国商业航天核心竞争力。

激光陀螺的出现极大地改变了这种状况,它具有重量轻、尺寸小、精度高、可靠性好、响应时间短等优点。正是源于激光陀螺的优异性能,美国B-52轰炸机把惯性导航系统更新为环形激光陀螺系统,英国的“勇士”机械化炮兵观测车载导航系统、日本的“AS90”式自行榴弹炮等都使用激光陀螺来提高武器作战导航的精度。

格林尼治时间12月17日11时52分(北京时间19时52分),全球四大卫星导航系统之一的欧洲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第11颗和第12颗卫星搭乘俄罗斯联盟号运载火箭从法属圭亚那库鲁航天中心发射升空。

近日,中国政府与东盟十国政府正式签署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谈判成果文件——《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东南亚国家联盟关于修订<中国—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及项下部分协议的议定书》。

我国的运载火箭技术起步于20世纪50年代,至今共研制了14型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其中长征一号、长征二号捆、长征三号、长征四号甲已退役,目前长征二号丙、长征二号丙改、长征二号丁、长征二号F、长征二号F改、长征三号甲、长征三号乙、长征三号丙、长征四号乙和长征四号丙等10个型号在役。

据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消息,集团九院704所研制的超低温脉动压力传感器首次参加飞行任务并获圆满成功。这标志着我国航天压力传感器的低温工作温度已经拓宽到液氢温度环境。

我国继续保持着密集发射卫星的势头。10月26日15时10分,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我国用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成功将“天绘一号03星”送入太空,卫星顺利进入预定轨道。

经历数十年的发展,我国已经建立了包括遥感卫星、气象卫星、通信卫星和导航卫星等在内的比较完善的应用卫星体系,并进行了一系列的商业航天发射,航天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些都与我国运载火箭技术的发展密不可分。

中国科学院正式将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列入中国科学院战略先导专项空间科学项目,并作为我国科学卫星系列的首发卫星。它由中国科学院空间科学先导专项支持研制,预计于今年年底在酒泉卫星发射基地由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发射。

9月30日7点13分,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成功将1颗新一代北斗导航卫星发射升空,而这已经是第4颗被送上天的新一代北斗导航卫星了。

9月30日7时13分,中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成功将一颗新一代北斗导航卫星发射升空。

2015 年9月25日9时41分,采用固体燃料的中国国新型运载火箭长征十一号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点火发射,成功将4颗微小卫星送入太空。这是长征十一号的首飞,使中国具备快速发射卫星能力。

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上海航天技术研究员抓总研制的长征六号运载火箭,作为我国新一代运载火箭的首飞箭,承载着运载火箭发展史上众多创新之举。全新的结构形式、全新的动力系统、全新的电气系统,这型20多年来我国首次全新研发的运载火箭,将对我国未来运载火箭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9月20日7时01分,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研制的我国新一代运载火箭的首次发射:长征六号运载火箭发射任务取得圆满成功,搭载的20颗微小卫星顺利进入预定轨道。长征六号的成功发射,不仅开创了我国一箭多星发射的新纪录,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其首次采用的高压补燃循环液氧煤油发动机将助推我国运载火箭应用进入新的发展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