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能源局日前印发《关于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实施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引起能源业界乃至全社会高度关注。 在弃风弃光弃水现象沉疴难愈的大背景下,《意见》对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如何对症下药?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互联网研究中心主任曾鸣教授作出如下解读。

2030年到2050年,各国各洲电网或将实现互联互通,全球能源互联网成形。2月22日,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在北京发布《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战略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提出分国内互联、洲内互联和洲际互联三个阶段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的路线图。会上还发布了《跨国跨洲电网互联技术与展望》和《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与展望(2017)》。

截至12月23日零时,复奉、锦苏、天中、宾金四大特高压直流累计输送电量1377.8亿千瓦时,提前完成全年输电计划。

从高压直流到超高压直流,再到特高压直流,近年来,我国电网发展不断突破,技术水平不断提升,实现了从引进、追赶,到引领、输出的重大转变。

在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下,电力“十三五”规划需要解决未来5年行业转型升级和体制改革的重大挑战。

当今,能源短缺,环境污染,气侯变化已成为人类社会面临的共同难题。因此,一场以转变能源生产、消费方式,推动科技革命、体制改革,实现国际合作为内容的能源革命正在兴起。这需要进一步发展新能源,同时实现传统能源的清洁、高效利用。

国家能源局在京召开全国“十三五”能源规划工作座谈会。会议提出,做好能源规划工作,必须以转变能源发展方式和提高能源发展质量为中心,着力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着力推进能源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和共享发展,努力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建党百年奋斗目标提供安全可靠的能源保障。

最近,2015年国际大电网委员会中国国家委员会代表会议在京召开。会议指出,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是世界电网发展的大方向,全球能源互联网的实质就是“特高压电网+泛在智能电网+清洁能源”,将是破解化石能源困局的必然选择,具有显著的经济、社会、环境综合效益。

随着特高压交直流电网快速发展和清洁能源大规模开发,电网运行特性发生了深刻变化,交流与直流、送端与受端相互影响,交直流故障连锁反应机理复杂,尤其是特高压多直流、大容量集中馈入带来的电压稳定和频率稳定问题,给电网安全运行带来重大影响。

虽然经历了诸多曲折,但我国的风能、太阳能发电产业规模还是实现逐步扩大。11月2日召开的国家电网公司第四季度工作会议就再增添一条好消息:国家电网经营区域内风光装机及发电量保持快速增长,风能太阳能正迎来“风光”年代。

国务院日前印发的《中国制造2025》中电力装备位列十大重点领域,工信部6月3日公示的2015年智能制造专项项目对电力装备全覆盖。电力装备行业即将进入高端制造时代,制造企业将加大在研发方面的投入,提升技术水平,提高生产效率和降低生产成本,增强核心竞争力,同时将乘政策支持的东风扬帆出海,打开受制于国内经济发展增速的天花板。

《中国制造2025》提出,推动大型高效超净排放煤电机组产业化和示范应用,进一步提高超大容量水电机组、核电机组、重型燃气轮机制造水平。

随着电力体制改革的不断推进,目前中国电气设备、电力行业发展迅速,电网规模和发电能力已位列世界第一;基本实现了城乡用电同网同价,基本解决了无电人口的用电问题; 形成了多元化的电力市场体系。

特高压电网与能源互联技术代表着未来电力的发展方向,在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的进程中,上述技术将成为电网未来发展的重点。国家电网公司交流建设部计划处处长王怡萍表示,特高压输电技术可以实现大型能源基地远距离外送,是助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实施的重要途径,使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成为可能。

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对此,推动“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实施,需要加强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合作,推进跨境电力与输电通道建设,积极开展区域电网升级改造合作。

2015年是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全面实施的一年。包括电力在内的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是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抓手。今年2月,我国召开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会议,要求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突破口,发挥对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基础性作用和示范效应;3月发布的《“一带一路”愿景与行动》进一步明确指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要加强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合作,推进跨境电力与输电通道建设,积极开展区域电网升级改造合作。

“在我国的重大技术装备制造业中,电工装备的技术水平最高、国产化率最高、市场竞争力和自主创新能力最强,‘走出去’的优势更为明显。”许继集团总经理冷俊认为,中国装备走向世界,电工装备业应是领头羊。

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刘振亚在京宣布,榆横-潍坊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下简称“榆横-潍坊工程”)正式开工。据称,这条跨越陕、晋、冀、鲁四省的交流特高压线路,是迄今我国最长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致公党中央委员、致公党上海市委副主委、上海市经信委副主任邵志清表示,大力发展特高压工程,将有力推动清洁替代和电能替代。实现清洁发展、解决雾霾问题,根本途径是发展特高压电网,可以从根本上解决大气污染问题。

1月27日,国家电网公司2015年科技暨智能电网工作会议在京召开。记者获悉,2015年,该公司科技工作将围绕支撑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以国家电网公司和电网发展需求为导向,以“一流四大”科技发展战略为纲领,以科技成果创造和成果转化为抓手,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加快坚强智能电网建设,持续提升科技、环保管理水平,为基本建成“一强三优”现代公司提供有力支撑。

1月27日,参与太阳能“十三五”规划编制的专家对记者透露,在规划中将单独编制“十三五”专项规划,而且首次单独编制光伏五年发展规划,涉及配套电网建设和智能电网应用、新能源微网规划布局等七方面内容。该规划被要求起到承上启下作用,衔接“十四五”规划及2030年。

国家电网公司历来重视新疆特高压电网建设与发展,按照规划,从2010年到“十三五”末,国家电网公司将在新疆投资2300亿元以上,建设4条特高压直流和6回750千伏疆电外送通道,形成覆盖全疆各地州的750千伏骨干网架和坚强智能配电网,从而成为央企在新疆最大的投资者之一。在国家电网公司的大力支持下,作为我国重要的能源基地,新疆大型煤电基地、风电基地和疆电外送通道正在加快建设,750千伏主网架和配网建设也在积极推进。

近期国家电网正全面展开多个特高压建设筹备工作,2015-2016年将成为特高压线路建设的高峰期。

经过安徽电建二公司工程技术人员大胆探索并精心安装,2014年8月21日,世界首台27KV/1000KV电厂特高压变压器在平圩电厂三期工程成功安装,创造了新的世界记录。

最近,路透社发表文章《中国掌握远距离电力传输技术》,称中国电网已成为特高压传输系统的世界领导者。这种系统将偏远地区的电力资源与急需电力的城市连接起来,特高压线路能将数千公里外的电力以800千伏甚至1000千伏的高压传输。

近日,淮南—南京—上海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进入建设实施阶段,该工程将与皖电东送淮南—浙北—上海交流特高压(于2013年9月投运)、浙北—福州交流特高压(今年年底前投运)一起构建成特高压交流环网和受端网架,在世界上首次形成全长1428公里、连接能源基地和负荷中心的特高压交流双环网。

国网目前境外资产已经突破1000亿,项目主要分布在巴西、葡萄牙、澳大利亚、菲律宾和中国香港。巴西美丽山项目是国网特高压技术首次在海外落地。除了巴西以外,和印度的特高压项目也在洽谈中。

近日,国家电网与巴西国家电力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将采用中国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建设巴西美丽山水电站输电工程。这条“电力高速路”将帮助巴西把北部亚马孙河的水电送到几千公里外的发达地区。中国的特高压输电技术首度走出国门。

7月7日,国家电网公司召开年中工作会。会议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国家电网投入1588亿元用于电网建设,同比增长8.9%;特高压、智能电网等工程建设均取得重大进展。根据会议公布的数据,2014年上半年,国家电网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676亿元,其中电网投资1588亿元,同比增长8.9%;售电量1.7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1%。

7月3日,随着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刘振亚一声令下,溪洛渡左岸-浙江金华±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简称“溪浙工程”)正式投运。国家电网同日宣布,截至6月底,我国特高压电网累计送电达到1930亿千瓦时。出席投运仪式的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史玉波表示,为进一步加强跨区输电通道建设,国家能源局将对特高压重点项目核准方面给予支持。

8条特高压有望今明两年全面开通,我国特高压迎来发展“春天”,将极大解决东部地区用电难现象,也进一步推动京津翼地区的节能减排,促进绿色发展。

我国能源资源与能源需求呈逆向分布,东中部负荷中心缺乏一次能源。日益严重的雾霾天气,本质上是能源资源禀赋“先天不足”与能源发展方式“后天失调”这一对矛盾的长期积累和集中暴露。一方面,过去为满足电力供应,在东中部建设大量的火电厂,京津冀鲁、长三角地区单位面积的大气污染排放超过全国平均水平的5倍,而且中东部过度依赖远距离输煤,空气污染远超国家二级标准。

6月9日至11日,菲律宾电网公司(NGCP)高压局专程赴国网江苏省电力公司电力科学研究院,调研学习变压器局部放电故障检测及定位技术。江苏电科院的相关研究成果日前获得由中国电力建设企业协会颁发的2014年电力建设科学进步一等奖。

国家能源局官网显示,近日国家能源局分别与国家电网公司、南方电网公司签署《大气污染防治外输电通道建设任务书》,以进一步细化落实《能源行业加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特高压核准有望加快,建设大潮正在临近。

特高压和智能电网成治霾新对策特高压和智能电网所打造的“煤从空中走,电送全国”的跨区域策略、“双向互动,提升资源利用率”机制,或将成为我国治理雾霾的新举措。

在2014国际智能电网行动网络(ISGAN)上海国际研讨会暨第三届中国智能电网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上,有专家指出“智能电网的核心任务就是把能源转换成的电能,尽可能安全、可靠、经济地输送给用户,确保环保减排,消除雾霾,增加社会福利。”这预示着智能电网或成为环保减排消除雾霾的突破口之一。

智能电网技术已经成为各国综合实力竞争的一个重要方面,在我国,尤其是2014年,智能电网发展用“遍地开花”这个词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特高压工程纷纷投运、智能电表招标持续火热、智能家居发展如火如荼,就连电力体制改革也进行的风生水起。

除了4月18日,国家能源委员会开会力挺特高压之外,日前,业内传出能源局在4月16日召开的会议上通过了淮南-南京-上海的交流特高压(北环线)的开工“大路条”核准。作为年内第一条获批建设的特高压线路,对于争议已久的特高压交流建设迎来实质推进释放出了明确的信号。

智能电网就是对电力系统的一个愿景,但国情决定了各国智能电网的重点有一定的不同,比如中国的远距离智能电网就是对电力系统输电的需求就是由中国能源资源分布的禀赋及经济社会发展的态势决定的。

一场历时10年、旷日持久的争议,从要不要发展特高压,到选择直流还是交流,再到“三华”同步电网必要性、经济性、安全性的激辨,让问题的本原日益模糊。作为一名曾经学习、从事过电力专业的旁观者,我也做了一些思考。

 «   1   2   3   4   5   »   共199条/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