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规模名列世界首位,但近年来,我国制造业面临发达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双向挤压”的严峻挑战。中国制造业对智能制造、绿色制造技术应用和升级的渴望与日俱增。

在市场需求的推动下,我国环境监测产业链正逐步形成。但是,由于环境监测技术门槛偏高,行业集中度较高。未来,随着国家对污染物排放标准的提升,海陆空一体化监测网的建设、第三方运营企业市场份额的提升,环境监测行业将迎来更大发展空间。

在欧美的客制化需求下,代工厂交货周期被要求变短,快速组装生产成为挑战。没有能力连接整条供应链的上游供应商自然没有办法加入快速客制化的生产队伍,所以整条产业链整合会是一个趋势。

中国已经正式将人工智能纳入国务院发展部署。未来20年,人工智能都将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CPS新一代工业智能》这本书是2017年新出版的,CPS就是未来的智能系统不停留在传感器或者软件。它是一个管理系统,汽车跑的时候碰到一个坑,下次开这个路一公里前会告诉你这个路有一个坑,然后把这个再分享给别人,别的车就知道这条路有一个坑。比如说可以省很多油钱,开车气压不稳,你不知不觉每天就浪费五块钱,一个月浪费一百五十块钱,一年就浪费了一千多块钱,那么你完全不知道,这时CPS会告诉你。

可能是因为湿度大,灰尘多时,易导致其导电,绝缘性变差。一般实验室的温度控制在是18-25度,过高或过低都不好,估计是温度对半导体元件的性能影响比较大。

近日,我国自主研发的面向工厂自动化应用的高速现场无线网络技术规范(WIA-FA)正式成为国际电工委员会(IEC)标准(IEC 62948),标志着我国自主研发的工业自动化无线网络技术已得到国际自动化领域的普遍认可。

2016 年初,AlphaGo 与李世石的惊世对局,唤醒了全球对人工智能的关注。创新工场董事长、创业教父李开复曾在公开演讲中预言:未来五年,以翻译、新闻、助理、保安、销售、客服、司机等为主的各大领域,约有 90% 的工作将被人工智能全部或部分取代。

说到工业,那就不得不说英国的工业革命,因为英国是人类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发源地。因为工业革命,英国这个曾经落后的农业国家在短短的几十年内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先进的资本主义头号工业强国,曾经号称“世界工厂”,称霸世界达半个世纪之久。除了英国本身的高速发展外,这场始于英国的革命到底对整个人类造成了什么改变呢?

工业4.0方兴未艾,甚至还只是处于初起阶段,然而,近来的业界却又已酝酿出了新概念——工业5.0。或许工业5.0的概念还有些纷杂,或许工业5.0的时代看上去还有些遥远,但是先行提出构想是好的。智能制造产业的发展乃至人类文明的进步,都需要大胆的前瞻与想象。

信息化的主要组成部分有数字化,计算,控制,网络等。信息化的程度依赖于信息化的成本,收益,信息化实施的能力和信息化使用的能力。

在科技变革浪潮中,机器人产业成为各国关注与竞争角逐的焦点。当前,我国正处在中国制造2025的攻坚期,智能制造被列为推动新一代新兴技术与制造技术融合发展的主攻方向,而机器人产业发展成为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

7月骄阳似火,这几天,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司也忙得火热。为贯彻落实《中国制造2025》,推进高档数控机床及机器人产业发展,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司赴上海市、辽宁省沈阳市,实地调研上海力克精密机械有限公司、上海电器科学研究所、上海新时达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航天149厂、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中科院沈阳自动化所、沈阳机床集团等单位,了解高档数控机床与基础制造装备科技重大专项执行情况,听取机器人及关键零部件发展情况及政策措施建议。

说到工业,那就不得不说英国的工业革命,因为英国是人类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发源地。因为工业革命,英国这个曾经落后的农业国家在短短的几十年内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先进的资本主义头号工业强国,曾经号称"世界工厂",称霸世界达半个世纪之久。

仪器产品广泛运用于企业、科研生产等各个领域,在教育领域主要用于学校实验室建设和教学。在市场必要的带动下和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的引导下,我国的仪器行业呈现出快速、健康的发展态势。依照环球各大仪表企业的举措,我们不难发明数字化、智能化、采集化、网络化的仪器产品将成为市场干流。除产品的进一步进步外,工程和款式集成技能、软件斥地、操纵和维修处事等将成为行业新的增长点。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迎来高速发展,基础建设步伐不断加快,刺激了工业电气产品需求的大幅上涨,工业电气分销行业因此获益,随之快速增长。随着工业电气产品使用领域和范围持续拓展,其需求有望维持稳定增长态势,工业电气分销还有很大增长空间。

有人说,中国制造是“缺心少魂”,“心”自然指的芯片,而这里的“魂”,指的则是软件。面对德国工业4.0、美国工业互联网和中国制造2025诸多理念,中国软件如何发展才能让中国工业具有真正的“灵魂”呢?同时,国外一些知名大型制造企业开始向软件公司转型,面对制造企业的变化,中国软件企业又应当怎样改变才能从容应对并最终找到自己的位置呢?

7月3日,美国公布重要经济数据,6月ISM制造业PMI为57.8,暗示美国制造业在不断刺激与贸易保护下缓慢回苏。作为全球经济两大核心引导力量,美国制造业市场一片利好,我国国内制造业呈现怎样的发展态势,不妨一起回顾。

近日外媒报道称,微软将重组相关部门,大举进军云市场。云计算究竟具有怎样的独特魅力,使得像微软这样不愁吃穿的科技大佬为之“大动干戈”?

制造业是泛指一切加工天然原料的行业,经物理变化或化学变化后成为了新的产品,不论是动力机械制造,还是手工制做;也不论产品是批发销售,还是零售,均视为制造。

如今,电能已成为当今社会中最重要的终端能源。电网的稳定安全、电能质量的高低,是影响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

研华是台湾少数积极投入物联网产业的高科技公司,董事长刘克振认为,制造业会直接面临物联网威胁,这个时代,“不拥有”也是一个扩张市场的选项。过去,你要骑脚踏车,你会上脚踏车店买车,现在,你只需向共享单车“租”一辆。以前,你跟脚踏车的关系,必须天长地久,现在,你只须在乎何时拥有。以下是刘克振对未来物联网经济的看法。

中国制造经过30多年的高速发展,已经完成了“量的积累阶段”,进入以企业全面转型和升级为核心任务的“质的提高阶段”。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先进制造业的深度融合,传统制造业掀起了以智能制造为代表的新一轮产业变革。

随着我国工业自动化、智能化的发展加速,工业机器人的应用普及也带来了市场的急剧增长。然而,目前我国机器人市场仍然以外资品牌为主,国产工业机器人产业比较薄弱,未来需要加强创新与突破,方能实现从跟随到引领的最终目标。

“至2035年,成功应用了人工智能(AI)的商家的利润将会平均增长38%。通过引入人工智能,可能为12个国家的16个行业带来14万亿的额外总附加值(GVA)”,埃森哲研究显示。

工业云平台正在成为工业巨头角逐的新战场。在今年4月的德国汉诺威工业展上,各大制造业巨头都将自家的云平台与数字化解决方案作为核心展示内容。一个新的工业云平台战场正在形成。

现在从中央到地方、从实业界到投资界,大家都在谈论从中国“制造”到“智造”,确实从中国制造的现状到智造跨越非常大。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发展?发展的路径、思路,到底怎么落地?我相信,没有思路的乐观是盲目的乐观。

伴随着中国经济转型的步伐,国内制造业掀起了一场工业变革的新浪潮。“中国制造2025”战略规划的出台,进一步推进了以机器人为代表的智能装备制造业的快速发展。

自工业4.0在德国汉诺威工业博览会提出后,世界各国都根据国情提出相应的战略,欧洲典型工业大国比如德国工业4.0的氛围尤其浓厚,形成超越机器自动化的自组织生产,将工厂、机器、生产资料和人通过网络技术高度结合。作为互联网巨头的美国,当然也不甘示弱,用最高级的软件技术布局工业物联网,做到用软件定义世界。在这场浪潮里,谁能更快更准的完成智能化、数字化转型,谁就掌握了话语权。

作为中国政府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第一个十年行动纲领,《中国制造2025》自2015年由国务院正式印发以来,为稳定我国工业增长、加快制造业转型升级发挥了重要作用。

制造业作为国民经济的主体,是实现新旧动能转换的主战场。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加速到来,制造业竞争形态由独立主体间的博弈逐渐转为创新体系的对抗。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制造业发展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历史性跨越,制造业的创新体系也不断完善。但制造业创新体系在实际运行过程中仍存在诸多短板和瓶颈,制约科技能力转化为现实的产业竞争力。如何突破我国制造业创新体系的瓶颈制约,打通创新链条上的阻梗,形成高效协同的制造业创新体系,是关系到我国经济能否实现新旧动能转换、产业能否迈向价值链中高端水平的重大命题。

一个有趣的问题是,机器换人究竟是一个拉式需求,还是一个推式需求。究竟是机器换人导致一线工人下岗,还是因为找不到一线工人而寻求机器换人?答案是后者,中国多地在地方政府支持下进行机器换人,背后是当地工业人才严重不足、企业极力争抢工人的现实。

经过多年的快速经济增长,中国已经步入工业化后期,经济面临从高速增长常态向中高速增长常态的阶段性转换。2013年,我国经济结构发生了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重大变化,第三次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例首次超过了第二产业的占比。在这种经济发展阶段变化的大背景下,未来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着怎样的挑战,工业发展的新动力在哪里,这是亟待回答的重大问题。

监事权上收之后,环境监测将会出现什么变化呢?据媒体此前报道,一位地方环保监测中心负责人介绍,每个水环境自动监测站点建设成本超过100万元,每年的运营成本在14万到15万元之间。这也意味着,仅就水环境监测领域而言,未来一年内投资额将逾1亿元。

因为物联网的核心是工业互联网;因为,比较起来,工业互联网比消费互联网更深远地影响着我们的生产、生活及生存的价值。

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曾经提出过一个“6+1”产业链的理论:“6”指的是:第一产品设计,第二原料采购,第三仓储运输,第四订单处理,第五批发经营,第六终端零售;“1”指的是:产品制造。

制造业才是一个国家的根本,未来应该将国家的最多的资源、最大的力量跟所有的精力投放在制造业的发展上。制造业才是立国的根本,才是中国能够走出经济下行压力的唯一良方。

工业4.0这几个字眼某种程度上讲已经被滥用了。原本就抽象不好懂,后来又被各种添足,以致于这个2013年还是高大上的提法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降级成很多企业不愿再贴的标签。我也宁愿不提它,而选择用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这两个容易顾名思义的词汇。工业互联网也是互联网,和民用的区别在于,通信是工业级的,Apps是企业级的。智能制造还是制造,只是加上了智能二字。

全球正在掀起以智能制造为核心的新一轮工业革命,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正在引发影响深远的产业变革,形成新的生产方式、产业形态、商业模式和经济增长点。

减速机是我国基础装备行业之一,下游应用包括起重运输、水泥建材、重型矿山、航空航用、机器人等。由于下游市场给力,特别是机器人产业蓬勃发展,减速机行业未来发展前景持续向好。

 «   1   2   3   4   5   6   7   8   9   10   …   91   »   共3611条/9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