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航天远洋测控军官去世 捐出肾肝肺眼角膜

2014-06-25 10:44 测控要闻   

导读“长江五号发现目标!”“长江五号双捕完成,遥外测信号正常!”观看过神舟飞船发射的人或许都听到过这些熟悉的口令,但很少有人知道下达这些调度口令的是总装备部某基地干部黄亮。  

“长江五号发现目标!”“长江五号双捕完成,遥外测信号正常!”观看过神舟飞船发射的人或许都听到过这些熟悉的口令,但很少有人知道下达这些调度口令的是总装备部某基地干部黄亮。

如今,这个优秀的青年军官再也不能值守在他心爱的工作岗位上了。黄亮2006年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来到总装备部某基地测量船大队工作,成为一名执行航天远洋测控任务的年轻军官。

今年5月,他因罹患恶性肿瘤不幸去世,弥留之际留下遗言,将自己的肾、肝、肺和眼角膜捐献出来。他的骨灰被安葬在长江边的江阴花山公墓,如他所愿,可以一直守望着测量船出海、凯旋。

 

黄亮作为测量船“0号调度”参加航天远洋测控任务

 

多想再看一眼留恋的世界

1984年3月,黄亮出生在湖南省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一个苗家山村。出生那天,村里破天荒通上了电,父母高兴地给他取名叫“亮”。

人如其名,黄亮总是将阳光、温暖带给他人。

2004年,总装备部首次在上海交通大学选拔国防生。黄亮当时在计算机系读大二。国防生选培办主任耿梅娟至今记得黄亮报名时的情形。

得知这个计算机系的高才生有志从军,耿梅娟刚开始有些疑虑:“计算机专业的学生,毕业后都是抢手人才,薪酬都很高,部队可提供不了那么优厚的待遇。”

“老师,我当兵不是为了找工作。听军校的同学说,部队极缺计算机方面的人才,去了照样可以干一番事业。”黄亮说。

就这样,大三那年,黄亮如愿以偿成为上海交大首批国防生。学习之余,他坚持勤工俭学,还把挣到的补课费、领到的助学金,分成好几份,借给家庭困难的同学。

分配到总装某基地测量船大队后,黄亮的爱心善举仍在延续。工作第一年,他向所在部门团支部书记邹惠之建议,号召大家少抽一包烟、少喝一瓶酒、捐出一份零花钱,建立一个爱心基金,用于帮助那些家庭困难的人。

测量船出海期间,黄亮每天下午都拎着大号垃圾袋,挨个舱室回收塑料瓶、易拉罐,等船靠岸后卖废品。有时,一趟出海下来,能捡几千个瓶子。

那年,一部讲述孤儿故事的电影《暖春》正在热映,大家商定,这个基金的名字就叫“暖春”。8年来,“暖春”爱心基金累计资助江阴儿童福利院的孤儿和残障孩子5万余元。

黄亮对他人、对社会的爱心,同样赢得了大家的关爱。2013年3月,他被确诊罹患一种罕见的恶性肿瘤,基地官兵纷纷伸出援助之手,先后捐款20多万元。

弥留之际,黄亮向家人提出捐献器官的想法。他劝慰父母,“火化了就没什么用处了,我不想做没用的人”。他又对爱人吴林玲说:“玲玲,如果我死了,心脏还在别人身体里跳动,你一定会感到欣慰的。”

5月7日,经过艰难痛苦的抉择,家人决定完成黄亮的心愿,含泪在器官捐赠协议上写下:无偿捐献肾、肝、肺和眼角膜。

多想再看一眼眷恋的事业

黄亮毕业分配那年,新一代远洋测量船正在建造,他和战友们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到造船厂参加线缆安装调试。

走进江南造船厂的船坞码头,第一眼看到长200多米、宽20多米、高40多米的钢铁巨轮,他就被“震”住了。老船员们告诉他:“钢结构舰船服役期一般是30年,祝贺你们成为这艘船的第一代船员!”

测量船上一共有3456根电缆,总长度数十万米。黄亮跟着师傅们每天爬天线、下船舱、钻管道,一根一根测试,逐段逐段检查。密闭的船舱里,当时还在进行焊接作业,气味刺鼻、粉尘弥漫,戴着口罩进去半小时,白口罩就变黑了。

靠着勤奋,黄亮很快掌握了船上6个岗位的专业知识,成为小有名气的“岗位通”。2009年,他在新船员中第一个被选为作试参谋,当上了测量船的“0号调度”。

测量船上,“0号调度”是负责协调全船各系统执行航天远洋测控任务的指挥员,25岁的黄亮在这个岗位上表现出超乎想象的成熟和稳重。

每次任务准备期间,他都要提前熟悉各个战位的任务分工,拟制调度指挥方案;任务实施时,他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科学准确地进行指挥调度。

爱人吴林玲知道,黄亮对作试参谋这个岗位看得很重。夫妻俩的悄悄话里,他曾不止一次说起过,“全船集合点名,作试参谋总是站在第一排,第一个答‘到’的就是我!”“船在大洋里迎风破浪,0号调度就像是在指挥千军万马,那感觉特爽!”

2010年9月,我国一颗通信卫星发射后突发故障,必须实施紧急抢救,跟踪卫星最近的测控点正是黄亮所在的测量船。可当时,测量船已在大洋漂泊了40多天,船上的给养消耗殆尽,正准备停靠港口补给。

军令如山,测量船临危受命,全速驶向发令海域。黄亮和战友们连续奋战30多个小时,规划航线、制订方案、科学调度、实施指挥,为成功发送指令、紧急抢救卫星立了大功。

黄亮热爱测量船上的工作,2013年年底,他的病情急剧恶化,肿瘤沿着脊柱蔓延到脑部。领导和同事们到医院看望他时,黄亮无限遗憾地说:“对不起大家,不能再为部队工作了。”

多想再看一眼依恋的爱人

黄亮和吴林玲是初中同学,又同为苗裔,黄亮考上了上海交大,吴林玲则在北京的中国政法大学读书。直到大学毕业,俩人才确定恋爱关系。

黄亮被分配到位于江苏江阴的总装某基地测量船大队工作后,吴林玲辞去已经在深圳找好的工作,来到了江阴。

辞职容易,再找一份合适的工作却没那么容易。虽说中国政法大学的毕业证含金量很高,可吴林玲还是饱尝了找工作的艰辛。

部队规定,男军人25岁才可以结婚。2009年25岁生日那天,黄亮便迫不及待地拖着吴林玲去领了结婚证,当着很多人,他大声对妻子说:“你是我这辈子最宝贵的生日礼物。”

早起去上班,他穿好军装、戴好军帽,对着镜子调整半天,然后回头对爱人说:“小姑娘,你可真有眼光,看你老公穿上军装多神气!”

有一次周末,他起床后就忙着收拾家务,一边拖地一边哼着歌,忽然很严肃地说:“老婆,我要改名字,以后就叫叮当。”原来,他一早上哼的歌就是《铃儿响(想)叮当》。

每次下班回家,他总是连蹦带跳地闯进房间,滔滔不绝地跟爱人讲述部队的趣事:测量船官兵出海,把冰冻带鱼叫“尚方宝剑”,因为它冻得硬邦邦的,简直能够削铁如泥。船上开饭前要组织唱歌,他知道船员们辛苦劳累、想早点开饭,每次他指挥唱歌都唱《加强战备准备打仗》,因为“这歌最短”。

平淡的生活是那么甜蜜,没想到死神却在悄悄逼近。

2013年3月,黄亮被确诊罹患了骶骨恶性周围神经鞘膜瘤。十几个小时的手术,他咬着牙一声没吭。可是,当医生告诉他,脊椎大部神经被切除后,他可能会终生瘫痪、不能再有孩子时,黄亮却哭了。

他多想和吴林玲有个孩子啊!每次在家属区散步,他总爱抱起战友的孩子亲了又亲。俩人2009年领了结婚证,可因为连续出海执行任务,直到2012年才举办了婚礼,离开测量船的岗位上了岸,却又遇到这晴天霹雳。

有一天,黄亮硬下心肠对吴林玲说出了那句话:“咱们离婚吧!”

“胡说什么,你答应过我要陪我白头到老的!”吴林玲强忍住泪水,岔开话题。

手术后,黄亮大小便失禁、下半身失去知觉,看着忙前忙后憔悴的爱人,他更感愧疚:“玲,还是离婚吧,我愿用自己的一切给你幸福,我不愿拖累你。”

去世前,黄亮曾告诉吴林玲,“我到最后的时候,你一定要到病房外面去,我不想你害怕。”

但这次,坚强的爱人没有听他的话,他们手牵着手,走到了黄亮生命的终点,那终点,黑暗中隐隐透着光亮,寂静中飘着一缕歌声——

“让我再看你一眼,看你那流满泪水的脸;让我再看你一眼,我要把你记在心间……”

黄亮走了,他用另一种方式活着。

标签:  远洋测控[3]    测量船[16]
[整理编辑:中国测控网]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公众号“CK365测控界”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测控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测控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测控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国测控网 www.ck365.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专题推荐

状态监测

通常来说,状态监测系统由测量仪器、分析软件、状态监测用户、技术解决方案等组成

数据采集专题

数据采集,又称数据获取,是利用一种装置,从系统外部采集数据并输入到系统内部的

论坛热帖

技术文章

资讯排行

读了又读

53%的网友读了:
物联网(IoT)的未来充满想象空间

人与人之间的通讯规模已近天花板,物与物的则刚刚进入增长快车道。随着可穿戴、车联网、智能抄表等新兴

2016-02-06 09:57
35%的网友读了:
智能手环Joule帮助用户合理摄入咖啡因

我们已经见过很多类型的可穿戴设备,如健身追踪器、智能手表、心率监视器等。然而它们中没有一款像Joule

2016-02-06 0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