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深入实施《中国制造2025》,加快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应用。

日前,2017年全国两会在首都北京召开,科技界人士纷纷建言献策,为建设我国“科技强国”再添动力。多位科技界人士明确提到关于“国产科学仪器”等问题,并建言提高国产仪器研发技术水平、加强国产仪器在国内外市场竞争力。

最新研究表示,我国装备制造业运行进入中速增长期,未来需要从4方面积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其中包括增进市场机能、完善质量管理体系、加大税收优惠力度、优化企业金融环境等措施。

工业互联网是满足工业智能化发展需求,低时延、高可靠、广覆盖的关键网络基础设施,是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与现代工业深度融合所形成的新兴产业和应用新生态。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了《环保装备制造行业(大气治理)规范条件》(以下简称《规范条件》),加快推进大气治理装备制造业供给侧改革,引导行业持续健康发展。

能源是现代社会的重要物质基础和动力,是事关国家发展全局和国计民生的战略性资源。“十三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深入推进能源革命,着力推动能源生产利用方式变革,优化能源供给结构,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作为发展中大国,一方面我国面临着经济增长与能源总量、环境容量、空气质量、人民生命安全的矛盾,另一方面还面对全球气候变暖、地缘政治变化对能源供给保障的冲击、能源对外依存度持续加大的挑战。为此,我们必须站在国家经济发展和能源安全的战略高度,审时度势,中长期看要着力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

煤炭作为我国化石能源的代表,在现有的能源供给体系当中占据重要地位,在过去一个时期煤炭价格的持续上涨,使得政府在去过剩产能政策上做了调整,似乎去过剩产能措施已经起到了实际效果,但政策调整之后煤炭产能会不会再次出现反弹,仍然是各方关注的焦点,这是因为煤炭产能问题关系着未来的能源结构体系的变化,代表着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趋势和方向。这次煤炭价格变化的背后其实是众多因素在起作用,从这次煤炭价格变化的局部现象,我们也需要反思中国的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整体方向该如何把握。

中国劳动力成本低于美国,但是劳动生产率也低于美国,能源和其他成本高于美国。如果以美国为一百计算的话,中国是九十六。全球前十类商品出口国当中,除了中国和韩国,其他经济体的制造成本都高于美国。

“制造业是各类资源要素最集中的领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战场。”在9月22日召开的《中国制造2025》高峰论坛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军民结合推进司副司长周少清表示,当前,我国制造业发展面临一些突出的矛盾和问题,主要表现在结构和供给侧方面。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加快我国制造强国建设的必然要求。

为深入贯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升我国智能硬件共性技术和高端产品的供给能力,工信部、发改委制定《智能硬件产业创新发展专项行动(2016-2018年)》,到2018年,我国智能硬件全球市场占有率超过30%,产业规模超过5000亿元。

2016年1~5月,机械工业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同期增长7.6%,增幅比上年同期提高2.1个百分点,比1~4月提高0.3个百分点。同时还高于同期全国工业增加值增速1.7个百分点,工业增加值增速连续三个月呈小幅回升趋势,多数中类行业增加值增速比上年有提高。

6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为48.6%,连续3个月出现回落。同日国家统计局披露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所统计的6月份中国制造业PMI为50.0%,比5月下降0.1%。

把实施品牌发展战略作为推进供给侧改革的突破口和重要抓手,加快打造和培育我国世界级工业品牌步伐,方可实现我国的“品牌强国梦”。

根据“十三五”规划的总体要求,如何创新体制机制,打破行业界限和部门条块分割,整合产业链条,推进行业内部和行业间的跨界融合,已成为新常态下“十三五”期间机械工业发展需要面临的新课题。

补短板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任务之一。支持企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扩大有效供给则是补短板的重要举措。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大规模个性化定制,无疑将提高供给体系的质量和效率,更好满足不断升级的消费需求。

习近平总书记表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综合研判世界经济形势和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作出的重大决策,各地区各部门要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决策部署上来,重点推进“三去一降一补”。

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我们终于可以用自身的实践去粗浅体会不确定性的具体含义。中国经济整体下行,国家层面的改革深水区,中央政府用“壮士断腕”、“背水一战”来形容这一轮经济增长方式的调整,我们的汽车业在这样的经济运行环境中,可以担当何种的角色?就我们的观察,大多数的汽车企业并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迎接已经到来的国家进行产业结构调整的战略部署。汽车企业的高层管理者们仍然沉浸在未来一年产销增长6%以上的乐观预测中。

4月26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分组审议了环境保护部部长陈吉宁受国务院委托所作的2015年度全国环境状况和环境保护目标完成情况的报告。

“围绕结构深度调整、振兴实体经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实施《中国制造2025》,以提高制造业创新能力和基础能力为重点,推进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深度融合……”2016两会结束后不久,“十三五”规划纲要正式公布。在第五篇“优化现代产业体系”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中国制造2025”被一并提及。

刚刚胜利闭幕的两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代表、委员们热议的重点方向之一。2016年是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也是推进结构性改革的攻坚之年。当前世界经济深度调整、复苏乏力,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深入贯彻落实中央“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精神,对于推动集成电路产业这一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发展,支撑服务《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大数据等国家战略,促进信息化与工业化深度融合具有重要意义。

无论是2015年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和“互联网+”,还是今年迅速走红的供给侧改革,都与通信业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性产业,通信业在衔接供给侧和需求侧、减少供需矛盾、促进有效供给等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由此,有声音呼吁运营商以更低的成本提供更优质的网络服务,而这事实上就是去年我国政府提出的“提速降费”。

据统计,目前我国制造业劳动生产率不足美国的10%,而在高端制造领域,美国劳动生产率是我国的20倍以上。由于不是制造业强国,我国很多产品标准低、层次低、竞争力低,大量高端产品仍需进口,甚至出现了出国游变成购物游的现象。对此,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王信指出,当前为社会提供消费品与工业品的制造业,已经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战场。而智能制造对于改变传统的生产模式、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提升制造业的核心竞争力具有重要意义,所以建议我国加快发展智能制造产业。

党的十八大作出了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重大部署,强调科技创新是提高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必须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1月26日下午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研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案。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根本目的是提高社会生产力水平,落实好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要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从生产领域加强优质供给,减少无效供给,扩大有效供给,提高供给结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使供给体系更好适应需求结构变化。

去年11月,“供给侧改革”一词因被中央密集提及而进入公众视野时,显得颇为“高冷”。现在,它早已成为一个高频热词,但人们还想了解得更多更透。因为供给侧改革反映了中央政府宏观调控新思路,是“十三五”时期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任务,将对中国经济行稳致远发挥巨大作用。

工业4.0,听起来很美好,但是一份报告警告,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到来,超过500万人面临失业,很多年轻人的饭碗可能被机器抢走。另外,因产能过剩,中国“十三五规划”将进行供给侧改革,势必关闭过剩产能,中国或面临着找工作难和涨工资难的困境。

十三五”是我国经济全面进入新常态的第一个五年,是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五年。新常态是经济发展的新阶段,也是以信息化引领发展的新时代,下好工业这盘大棋,未来几年,需要在正确把握和处理好以下八个方面的关系